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明明超凶的

第九章 巧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长福客栈。

    二楼雅座。

    “小二,打听个事。”

    当辛勤的店小二将全鱼宴中最后一份熬煮得奶白的鱼汤端上来后,雅座间留着两撇整齐胡须的年轻男子看似随意地朝店小二弹出了一颗小小的碎银子。

    “客官请问,小的定然知无不言。”

    店小二不动声色地收了银子,那张稍显稚嫩的面容却笑开了花。

    “你们桑水县最近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年轻男子漫不经心瞥了眼楼下大堂。

    因为大堂里坐了不少携刀佩剑一看便不好招惹的江湖中人。

    “咦?两位客官难道不知道吗?”

    善于察言观色的店小二自然注意到了年轻男子的眼神。

    “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年轻男子轻笑道。

    “客官真的不知道?小的还以为您和他们都是为了那个江湖传言来了咱桑水呢。”

    店小二收起脸上的诧异之色,故作神秘地说了句。

    “什么江湖传言?”

    年轻男子立刻配合小二好奇道。

    “客官,您可听说了前段时间京畿那边有人无意得到了盗天决的江湖传言?”

    店小二下意识左右看了眼,压低着声音道。

    “这我倒是听说过。”

    年轻男子微微颌首道。

    “但客官可知,最近又有传言,得到盗天决的人似乎悄悄逃匿了咱桑水一带,一时间引得各方江湖人士都闻风而动……”

    店小二不再拐弯抹角直言道。

    “原来如此。”

    年轻男子顿时恍然道。

    “不过客官,小的劝您最好不要掺合进去……”

    店小二一副欲言又止道。

    “放心吧,盗天决虽好,可我们却更在乎自己的小命呢。”

    年轻男子晒然一笑道。

    身旁沉默不语的俊俏小生闻言,眼皮都不易觉察地抽搐了一下。

    “客官,若无其他事情,小的便不打扰两位用膳了。”

    店小二不再多言恭敬告退。

    “快吃吧,不然饭菜凉了便不好吃了。”

    店小二离开后,年轻男子便招呼着同桌的俊俏小生道。

    “公子,让小女子来服侍……”

    俊俏小生一听,连忙下意识开口道。

    “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公子,要叫我陆兄!”

    结果未等她说完便让对方给直接打断。

    “陆,陆兄……”

    俊俏小生身子一抖,声音都变得颤颤巍巍道。

    “这就对了嘛,来来来,快点吃,我可是打听了,桑水县的鱼最是肥美不过,而全鱼宴便是桑水县的招牌美食……”

    陆兄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筷子便夹起桌上的一碟清蒸河鱼开始大快朵颐。

    俊俏小生不敢违背对方,小心翼翼地品尝起丰盛的全鱼宴。

    “我说你吃东西怎么和个娘们似的,你看我都吃了一大半了,你怎么还在和那条酥炸小鱼在较劲呢?”

    片刻。

    吃了三分饱的陆兄见到俊俏小生连个一指长的酥炸小鱼都没吃完,顿时没好气地说了句。

    “……”

    俊俏小生委屈巴巴地将剩余的酥炸小鱼一口塞进了小巧的嘴里。

    “你现在是男人,男人懂吗?拿出你的男子气概来,别整天像个兔爷一样,外人见了还以为我有什么特殊癖好呢。”

    但陆兄却依然毫不客气地数落着俊俏小生道。

    “本来这次我便不乐意带你出来,要不是你师父抱着我的大腿哭啊求啊的,我一个人都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

    “师父才没有抱着您的大腿哭求呢……”

    俊俏小生忍不住嘟囔道。

    “呦,小样的还敢顶嘴?不错不错,就该这样子嘛。”

    陆兄不怒反笑道。

    “……”俊俏小生沉默片刻道。“公子,您为何执意要让小女子装扮成男人呢?”

    “因为你长得漂亮啊,而漂亮的女人往往意味着麻烦。”

    陆兄理直气壮道。

    “但小女子可以装扮得丑一点的。”

    俊俏小生低喃道。

    “不行,不然别人见了我带个丑侍女会以为我品味有问题的。”陆兄摇头道。“好好的一个空虚公子都会变成肾虚公子,逼格都要掉到裤裆里去了。”

    “难道公子也会在意世俗的眼光吗?”

    俊俏小生自动过滤了对方让人听不懂的胡话。

    “当然在意啊!”

    陆兄耸了耸肩道。

    “可公子您明明……”

    俊俏小生不解道。

    “你想说我是大宗师就可以不必在意世俗的眼光对吧?但你想过没有,如此一来,我的人生都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化名为四条眉毛陆小鸡的夏凡漫不经心道。

    “你喜欢别人见到你动不动就跪拜吗?你喜欢别人见到你连口大气都不敢喘吗?你喜欢别人见到你一直都唯唯诺诺吗?”

    “不可否认,这确实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样子,就说这些来打算争夺盗天决的江湖中人吧,他们争夺盗天决是为了什么?归根究底,他们无非只是想借助神功成为人上之人!”

    “可我需要成为人上人吗?不需要,因为我已经是你们眼中的人上人了。”

    “这就像穷人有穷人的烦恼,富人有富人的烦恼一样。”

    “所以我需要的不是你们的顶礼膜拜,而是能像普通人之间的正常交流。”

    “其他大宗师我不管,反正我目前便是这样一个人,虽然人总是会变的,可毕竟我还年轻呢,等哪天我厌倦了这个红尘指不定都已经七老八十了。”

    “老子和你说这么多废话就是要告诉你。”

    “在我面前不必拘束自己,也不必担心在言语态度上得罪冒犯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尽量让自己活得轻松自在一些。”

    “可小女子……”

    柳莺莺不由心怀惴惴道。

    “你看,你又来了,真是死脑筋啊!”

    夏凡轻叹口气道。

    其实他知道的,一时半会是改变不了对方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

    别说是柳莺莺了,就算拉个宗师出来都不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苏云骁与钟离渊这种反倒是一个异类。

    不过。

    既然柳红袖把柳莺莺托付给了自己,闲暇之余他不介意好好调教一下。

    而且他同样清楚柳红袖在打什么主意。

    一方面她把柳莺莺当成了人质以此来打消夏凡对自己的猜忌,另一方面则是希望柳莺莺能与夏凡产生超友谊的关系来稳固彼此的信任。

    如果夏凡拒绝接纳柳莺莺。

    柳红袖又如何能感到心安?

    这有点和送礼一样。

    对方不收,送礼的人都难免会胡思乱想。

    考虑到这点。

    夏凡只能无奈笑纳。

    他对柳莺莺嫌弃归嫌弃。

    但人家好歹是个天色国色的大美女,偶尔还能养养眼逗逗趣。

    所以夏凡就当自己养了只胆小温顺又粘人的布偶猫了。

    酒足饭饱。

    楼下大堂忽然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有两个江湖中人不知何事发生了争执,颇有一言不合便要拔刀动手的征兆。

    店里的掌柜见状,第一时间便上前劝解。

    而且他只用了一句话便让两人暂时罢手言和。

    “两位客官,敝店可是赤水帮刘大当家的私产,还望两位能给份薄面。”

    两人一听便相互冷哼重新坐回了原位。

    “柳兄,你知道开客栈需要注意什么吗?”

    看完闹剧的夏凡收回视线,饶有兴致地朝柳莺莺道。

    “有一个好靠山吗?”

    柳莺莺轻声道。

    “我觉得应该是在门口和墙面都贴上要打出去打的字样。”

    夏凡一脸笑意道。

    “……公子又说笑了。”

    柳莺莺愣怔了一下道。

    “说了多少遍,要叫我陆兄!”

    夏凡立刻拉下脸故作不满道。

    “是,陆兄!”

    柳莺莺耷拉着脑袋委屈道。

    “不对,这陆兄听起来怎么老觉得怪怪的,陆兄……露胸?”夏凡若有所思道。“算了,以后你还是叫我少爷吧。”

    “是,少爷。”

    柳莺莺的脑袋埋得更低了。

    ……

    “雪停了。”

    清晨。

    卢少阳推开房门,抬头望了眼明媚的天空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夜里亥时左右雪便停了。”

    许萍儿悄然出现在卢少阳身旁道。

    “晚点我打算再去拜访一下刘大当家。”

    卢少阳轻声道。

    “刘大当家不是已经指望不上了吗?”

    许萍儿疑惑道。

    “是的,所以这次我只是想去拜托刘大当家借两个人手,亲自去追查那个女子的事情。”卢少阳面露无奈道。“至于师妹你便留在这里好好照看好王兄吧。”

    “师兄准备从何查起?”

    许萍儿秀眉轻蹙道。

    “客栈。”

    卢少阳一副成竹在胸道。

    据这些天刘昭义的调查已经可以确定一件事情。

    王焕说的那个女子并非是桑水本地人。

    既然不是本地人。

    对方当初必然会寻个歇脚的地方。

    所以卢少阳自然而然地把调查重心放在了客栈上。

    他现在只担心一件事情。

    如果对方未曾投宿客栈,而是随便选了个地方歇脚可就糟了。

    刘昭义没有拒绝卢少阳的请求,在得知他准备亲自从客栈查起后,非常大方地借给了他十个本地帮众。

    卢少阳感谢过刘昭义的好意后,立刻雷厉风行地作出了安排。

    他把桑水县划分出了十块区域。

    每个人都负责各自区域的客栈挨个进行询问。

    一有消息便马上通知自己。

    但桑水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一时半会根本查不完所有的客栈。

    对此卢少阳并不在乎,他只在乎线索。

    直至傍晚。

    终于有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城东长福客栈的一个伙计似乎见过卢少阳要找的女人。

    卢少阳收到消息马不停蹄地便赶往了长福客栈。

    “小二,你真的见过那个女人吗?”

    来到长福客栈。

    卢少阳旋即在一个赤水帮帮众的指引下找到了那个伙计。

    “公子,你说的可是一个身穿玄色罗衫,大约这么高,眼睛这么大……”

    小二一边比划形容着,一边忐忑不安道。

    “对对对!我要找的就是这个女人,告诉我,你在什么时候见过她的!”

    卢少阳听完后急不可耐道。

    “回禀公子,小的是在数月前的一个夜里见到了您说的女人……”

    小二不敢隐瞒连忙如实道来。

    据小二所言。

    那天在凌晨丑时左右。

    长福客栈都早已关门,而小二正在大堂熟睡,突然有人轻轻敲响了客栈大门。

    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清冷的声音说要投宿。

    小二言明客栈已经打烊,请对方明日再来,可女人却说自己只住两个时辰,卯时前便会离开。

    最终。

    小二不忍对方一个女人露宿街头,所以便好心放她进入了客栈。

    在见到那个女人后,小二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奈何对方的态度非常冷漠,丢了银钱后便谢绝小二的陪送好意独自上了客房。

    但天亮后那个女人的房间迟迟没有动静,小二前去敲门提醒,结果却发现房间里根本没人,甚至房间内的被褥桌椅等器具都没有动过的痕迹。

    当时小二都差点以为自己昨夜见鬼了。

    后来一想到自己收了女人银钱的事情客栈里谁都不知道,鬼迷心窍的他便昧下了这笔银子,完全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这事。

    等到赤水帮帮众前来客栈向掌柜询问那个女人的事情后,无意听闻的小二尽管并不清楚赤水帮为何要找那个女人,可小二唯恐惹上了大事导致小命不保。

    所以他便直接主动坦白了出来。

    “子时,亥时……”

    卢少阳听完后不由陷入了沉思。

    王焕说过。

    那个女人是在子时左右前来敲响了姚翰的房门。

    但她又是在丑时左右住进了长福客栈。

    “招福客栈离这边有多远?”

    卢少阳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回禀公子,招福客栈在城西,和我们长福客栈相隔了好几条街呢。”

    小二忙不迭道。

    “一个城西,一个城东……”

    卢少阳下意识自言自语道。

    至于他说的招福客栈便是当初王焕他们投宿的地方。

    王焕曾说,那个女人似乎在寻找什么人,但她为何会找上了姚翰?甚至坚信有人曾来过姚翰的房间?

    “卢兄!好久不见啊!”

    这时候。

    一个热情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卢少阳的思路。

    卢少阳抬起头循声望去,然后便见到一个英姿不凡留着两撇整齐胡须的男子,满脸笑容地朝自己挥了挥手。

    “额……请问您是……”

    “哎呀,你不认识了我吗?我是陆小鸡啊!江湖人称四条眉毛的陆小鸡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