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

第六十九章 暴露私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众人望着那张绝美的面容,原本还对夏浅薇心存幻想之人也瞬间生了浓浓的厌恶,蛇蝎美人说的便是如此吧?

    然而面对四周传来的指责,夏浅薇却面不改色,她缓缓走近江筵,冲着他轻轻一笑,美眸流转神韵绚烂,如同春日里竞相盛开的繁花,看得地上的男子不由得为之一愣,还未回过神就被她拿走了自己手中的香囊。

    “四妹为何一口咬定这是我的随身之物?你我姐妹一体本应同心,我若毁了清誉,恐怕将来你也难逃流言蜚语。”

    谁人不知夏三小姐一心纠缠冷家少爷,好不容易争来了婚约如今却与别的男子私相授受,这可是有辱妇德足以毁掉女子一生的污点!就算她从前如何刁蛮任性胡作非为,也不足以与这条罪名相提并论!

    夏兰初这是已经对她恨之入骨,想要她此生再无翻身的机会!

    “三姐每日都会佩戴装有药材的香囊,兰初怎会认错?只要三姐能够及时悔过莫要一错再错,要兰初与你一同受罚又有何不可?”

    夏兰初说得大义凛然,任由旁人听了都觉得这份觉悟与苦心实数难得,跟事到如今还想抵赖的夏浅薇简直是天差地别。

    此时夏浅薇没有错过她眼底划过的冷光,这年轻的少女终于褪去了那层无害的羊羔皮,渐渐暴露出她藏匿已久的恶毒与阴险,不过是在雷若寺呆了短短几日,究竟是什么让她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真是叫人越发好奇,夏兰初究竟拿到了何种底牌,能够让她如此有恃无恐。

    莫非,与送她玉饰之人有关?

    正当众人以为夏浅薇哑口无言即将原形毕露的时候,她已然打开了手中的香囊往掌心里一倒,里头竟是掉出一张纸条与一颗玉石。

    夏兰初的表情当即一变,这是什么东西?

    然而当她看清那耳饰之后,心底不由得大骇。

    众人只听啪的一声,夏浅薇忽然毫无预警的转过身去狠狠的甩了江筵一巴掌,语气冰冷无比,“大胆狂徒,说,我四妹的东西怎会在你手里?!”

    江筵被打得脑中一懵,全然不知她话中的意思,身旁立刻有人凑过去看向夏浅薇手中的纸条。

    “这不是……四小姐的字迹吗?”再一看短短的两行字内饱含无尽的思念,不论怎么想都像极了女子倾吐爱意的情诗。

    香囊里装的不是什么药材,可见夏三小姐是无辜的,而如今眼前的两样东西却指向了另一个人。

    夏兰初分明感受到众人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也顾不得其他大步上前夺走了那正被轮流相传的纸条,她紧皱着眉头眼底满是难以置信,“不,这不是我写的!”

    可在场的都是风雅会社员,他们对夏兰初的字可是熟悉无比。

    而那颗被搜出来的玉石耳饰,明眼人也看得出跟她此刻发间的嵌玉珠钗是成套的!

    此时连一旁的苏绮然也惊得说不出话来,她想起春诵会上夏兰初一反常态的模样,又先行离席,难道……

    “兰初,我平日里你对照顾有加,还不快说实话!”

    苏绮然气得声音颤抖,只想快点撇清自己,否则真要被那江筵毁了清誉!

    夏兰初连忙摇着头,她的脑中一片混乱,那字迹足以以假乱真,连自己也难以分辨,“不是的,我从未写过这样的诗……对了,江少爷你说句话,明明你仰慕的是我三姐……”

    不想江筵正要开口说一句这香囊可能是在他昏迷的时候被人调了包,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喉间仿佛被什么东西锁住一般,他惊恐的咽唔几声,下一秒便觉强烈的眩晕感袭来,竟当场昏死了过去。

    夏浅薇隐去了自己眼底的流光,要知道她的指尖可是藏了药粉,从未失手过。

    “江少爷,事到如今你可别想蒙混过关,还是把话说清楚为好!”

    “也是,先前江少爷就对四小姐殷勤有加,原来如此。”

    旁人只觉得方才还神情抖擞的男子怎么可能说倒就倒,如此心虚更加坐实了他和夏兰初之间的暧昧关系。

    夏浅薇一副惋惜的表情看向那早已乱了方寸的女子,“四妹,恐怕苏小姐亦是受害之人,你莫要被这等行为不端的男子蒙蔽!三姐这次不会怪你,还是那句话,姐妹一体,不论发生何事三姐都愿与你共进退。”

    她这话的意思,俨然将一切的过错推到了江筵的身上,明明已跟夏兰初情投意合还肖想着别的女子,此人怕是意图对苏绮然不轨,却意外的被当场撞破!

    谁也没有想到夏浅薇竟能这般大度,再琢磨一下夏兰初方才的行径,不免让人有些失望了。

    “三姐若要兰初当这个替死鬼,明说又何妨?这屏风上可还有三姐的衣物呢!”

    夏兰初的身子控制不住轻轻颤抖着,她的脸上满是执着依旧不肯死心,拉着之前的那名婢女进来,对方战战兢兢的开了口,“奴、奴婢确实领着三小姐进屋梳洗换衣,一直守在外头,然、然后奴婢就看见江少爷进来了……”

    “那,你可有看见我离开?”夏浅薇的脸上带着淡笑,缓缓靠近那名婢女。

    对方心虚的看了旁边的夏兰初一眼,随后摇了摇头。

    “可有看见苏小姐进屋?”

    “……奴、奴婢也没有。”

    四周众人不由得陷入一阵沉默,只觉得这婢女语无伦次谎话连篇,怎么,难道苏绮然还能凭空出现不成?她一定是中途离开了,才让江筵有机可乘。

    至于苏绮然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就在这时,夏浅薇往后退了几步,好似不小心打翻了身后的熏炉,炉灰当即撒了一地,她故作疑惑的开了口,“这熏香怎么有些奇怪,我,我有点头昏……”

    她身子一晃作势扶住桌子,众人立刻意识到了古怪。

    “莫非是**?”

    很快,他们便从江筵的身上搜出了一包粉末,对比一番果真跟炉子里的香料一模一样!

    众人顿时同情的看向角落里脸上还挂着泪的苏绮然,如此看来,这罪大恶极的江筵是寻机迷昏了苏小姐,把人带到了后院,正巧进了夏三小姐换衣的屋子里!

    却不想,牵扯出了他跟夏四小姐的私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