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123、【妖精串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方长见状摇摇头,微叹了口气。

    他收回腰带,将上面所捆,如金铁质地的大号鸡爪,轻轻解下后,当啷扔在地上,把腰带重新系在腰间。

    刚刚方长若是使用直背小餐刀,完全有机会能将彩娘子的性命留下,但他一是不愿意自己的餐刀见血,二是若出刀杀掉那锦鸡,也没有什么作用。

    毕竟,谷山和自己的目的,就是活捉在场这些妖怪,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旁边被所有人忽略的知州,这时候突然有了存在感,他由于不是目标,没有受到谷山那只铃铛影响。

    但发现爱妾变成了大锦鸡飞走后,知州吓的如旁边妖怪们一样,腿软脚麻,重重瘫倒在地,并发出了和体重不相称的声响。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知州口中说着,随即双目失神,眼看要晕倒过去。

    谷山右手朝天空一招,收了那叮铃作响的法宝,重新放入蓝绸小荷包里。

    几步走上台阶侧蹲下,谷山伸手扶住正要躺平在地面上的知州,摸出一丸子丹药,在对方鼻子下面一晃,复也收入囊中。

    清凉药意顺着呼吸沁入肺,丹药之力作用下,知州几乎是立刻睁开了眼睛,双目重新恢复了清明。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这样……”

    知州看着庭院中满地的身躯,想起刚刚飞走的爱妾,有气无力地问道。

    但对于知州的问题,谷山并未回答,见知州恢复清醒,他就松手离开,将其置之一边不理。

    场地中妖怪们中招倒地后,多有现原形者,那些是用了幻术化为人形的。

    还有化形不完全的妖怪,在身上遮挡因剧烈动作掉落后,露出了角、蹄、爪、尾,还有尖鼻毛脸、兽耳獠牙,让周围躲在回廊柱后,悄悄围观的仆人侍女们,惊吓的不敢动作,亦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倒是方长看见这一幕,对周围人笑道:

    “如诸位所见,这些都是妖怪,还请大家取来绳索,将这些妖怪捆好,免得它们醒来伤人。”

    旁边谷山也附和道:“没有绳索的话,取些解释的藤条、布带也可。”

    两人话语喊醒了周围人,怀着对妖怪们苏醒伤人的恐惧,仆人和侍女迅速取来了大捆绳索,似乎是唯恐捆的不结实,他们选了最初的绳索,将地上每一个都草草捆好后,又加了许多道,最后妖怪们个个都像粽子。

    其中有位管家样的人,来面前拜了拜说道:

    “二位仙长,这是从前衙取来的粗绳,里面掺了牛筋,却是州衙里备了用来捆凶贼的,不知可否够用?旁边牢房里还有铁索铁链,在下已经命人去取了。”

    “铁索倒不必。”谷山摆摆手道:“这些已经足够了,更何况旁边还有我们二人看着,他们翻不起浪花来。”

    旁边知州依然瘫坐在台阶上,看着下面人们忙碌,仆人和侍女们都受到震动太大,正在忙着捆妖避祸,没人想起将他扶起来,也没人给他拿个垫子,任由知州在冰凉的石板台阶上坐着。

    挂在谷山背后的兔妖郭达,也平静地看着前面这一切。

    刚刚众妖出手时候,郭达很是希冀了下,但这点希望随之就破灭消散,看到众妖扑地,彩娘子不敌遁逃,甚至自断鸡爪求生,这幅景象夺走了他心中所有的侥幸。

    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脱,郭达反而淡定了,他冷静的看着前方情况,等待对自己命运的最终审判。

    随着铃铛震魂夺魄的效果过去,地上的妖怪们开始悠悠醒转。

    将所有妖怪绑结实后,仆人侍女们纷纷离远,重新躲到周围回廊上。谷山对方长笑道:“我们挨个问一下,那些让人疑惑的情况,却不知为何这些妖怪们要来利州,逃走的彩娘子又是受谁指使。”

    说罢他提起最近的一只妖怪,走到旁边,开始像之前拷问郭达那样拷问。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彩娘子到底是受谁指使?”

    “啊啊啊,小妖实在是不知道啊,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千万不要了,千万不要了!”

    遇到谷山的抽筋法,妖怪们很是难熬,但那彩娘子谨慎的很,只是将他们收服后委派去做事,关于上级情况,仅仅空喊口号,未告诉他们实质内容。

    最终,谷山叹了口气,对旁边方长摇摇头。

    这番拷问无果,这些妖怪们,所知道的并不比郭达更多。

    他们被彩娘子派出去,有的执掌各处要害,有的去以美色事利州各府主官,进而掌控。由于之前知州师爷已经嘱托过,除了永嘉府,其余各府已经中招。

    将妖怪们前爪前蹄等用绳子捆好,系成一长串拎在手里,谷山走上台阶,问知州道:“不知可否好些?”

    “上仙……这是什么情况?这段时间我又做了什么?”

    “想起来了?”谷山俯视着知州,说道:“那彩娘子以法术将汝迷惑,在这利州加税屯粮,招兵买马,不知道要干什么。若不是我们二人到来,她险些就得手了,说不定到时候知州您失去作用后,会被处理掉。”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刚刚拷问时,有妖怪交代了彩娘子所说的后续计划,其中就包括为知州准备的下场。

    不等知州后怕,谷山道:

    “我们准备要离开,还请知州重掌大权,对州城与下面各府,进行善后。愿知州以后为官,以民心为本,洁身自好,莫要再被人钻了空子。”

    “是是是,多谢仙长,下官今天就去处理此事,顺便上报朝廷……不知二位仙长可否留个名号?下官也好在这利州城里起座大庙,四时祭飨。”知州没敢说留下二人吃饭,因为他也不敢确定,神仙们是否还会进食。

    “不必,我们又不用香火,而且这种浪费民脂民膏之事,于你德行有损,莫要自误。”

    “是是是……”

    不理后面知州挽留,谷山和方长一道,牵着这长串各色鸟兽,径直出了府衙,朝永嘉府回去。

    “谷先生感觉到了?”方长忽然问。

    “嗯。”谷山面上带着喜色,说道:“没想到这波竟然有如此多功德降下,不过倒也正常,此一役虽然轻松,却不知道间接救了多少人,自然有次情况,得此助益,在下修行道路会顺畅很多。”

    两人走在路上,倒有不少人围观,不过两人命妖怪们重新遮掩好,百姓们只以为是在押送犯人,妖怪们外形又稍显凶恶,大家仅驻足观看,没人上前询问。

    只是他们行走时,忽然感知到,自己积累了巨量功德。

    看来这是劫数的一部分被二人消泯后,所获得的天地反馈。这对于谷山助益甚大,即使对于方长的修行路来说,功德没啥用处,但大量功德积累,所增加那丝虚无缥缈的气运,当还是有些作用。

    方长笑道:“此当是这次天地大劫一部分,不过我们行动迅速果决,又未留下名号,牵扯并不深,尚未入劫。”

    旁边谷山点点头:“是的。”

    看了眼身后长串,方长继续问道:

    “谷先生,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回永嘉府么?”

    “嗯,此行其实是应温城隍求助,故我们应当去永嘉府城隍庙,找寻温城隍复命。”

    “这些妖怪们,最后大概会怎么处理?比如这只兔子。”

    “在下倒无此经验,想来是削落这些半人不人的躯体,让它重归为野兽吧?念在它们做恶不深,应当也就如此处理了,那点灵光倒不用磨灭,至于后面是重入修行得人身,还是寿尽而终,或者被其他野兽吃掉,那就看它自己造化了。”

    “哈哈,或许对他们来说,这是因祸得福的好事儿也说不定。”

    “嗯,方先生您说得对……”

    交谈声中,两人牵着一长串妖怪走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