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当皇帝

第620章 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黄忠骑着赤兔快速逃走,没跑几步便遇上前来救他的赵云,擦肩而过时两人默契的同时伸手。

    抓住黄忠手臂,赵云手腕猛的用力,一个健步跨上赤兔,然后与黄忠一起向自家阵营赶去。

    冲到己方大军五十步以内时,又一拉马缰转过身来,向对面冲了过去。

    “子龙,接枪。”

    许褚早已骑上战马,手臂一挥,一杆亮银枪迅速飞出,被赵云一把抓住。

    曹昂庞统等人也不知道从哪弄来马匹跨了上去,与大军一起冲向对面。

    除了萧县城下打张辽那次,曹昂就没再冲过阵,看着迎面而来的五万鲜卑大军既恐惧又兴奋,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再靠后一点,曹彰握着阔刀,兴奋的眼睛直冒绿光,哆嗦的喊道:“老二快冲,咱们兄弟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做什么生意嘛,打仗才是硬道理,话说老大有时候做事,真特么合我胃口。”

    曹丕:“……”他算明白大哥为什么那么喜欢老三了,苍蝇对臭虫,臭味相投啊。

    算了,跟这货没道理可讲,还是杀敌吧,正好让老大和老三看看,我曹丕也是提得动刀的。

    双方很快便冲进射程之内,然后同时弯弓拉弦,一波箭雨互射过去。

    惨叫声响起,双方各倒下去不少人。

    箭矢射来,曹昂还在发愣,警卫胡三脸色微变,稍微拨转马头挡在曹昂面前,举刀将射向曹昂的箭矢全部劈开,然后带着一队警卫牢牢护在他面前。

    距离太近,双方都只有一次射击时间,然后便是短兵相接,两支大军如同两股超大型洪流一样,狠狠撞在一起。

    黄忠骑着赤兔,手中阔刀一阵乱舞,连杀三人。

    赵云双腿在马蹬上一蹬,顺势跳上旁边的无主战马,拉住马缰强行调转马头,随黄忠一起杀了过去。

    许褚也是一样,大刀所过之处,手下无一合之敌。

    三人如同三支利箭,狠狠的插进了鲜卑大军之中。

    最最无语的是庞统,这货也是个人来疯,提着倚天剑打的比许褚都猛,要不是胯下坐骑不给力,说不定已经冲黄忠前头去了,乍一看,还以为是多勇冠三军的猛将呢。

    至于曹昂,耳边人喊马嘶的,根本容不得他走神,慢慢的也适应了战场的气氛,然后紧紧团结在胡三周围。

    提刀子砍人?

    算了吧,他把自己保护好就算是为己方三万大军做贡献了。

    人声,马声,利箭划破空气的呼啸声,各种声音汇聚在一起,奏出一阵独属于战场的交响乐曲。

    两方大军拼死忘我,很快便冲杀了半个时辰。

    到了这时,鲜卑大军缺乏统帅的短板终于暴露出来,开始慌神,渐渐出现逃兵。

    三万黑袍大军却越杀越勇,黄赵许三大猛将更是早已变成血人,看的距离不远的曹昂胆颤心惊。

    他分不清这些鲜血是敌人的还是三人自己的,如果是后者,他可要心疼死了。

    又冲杀一阵,鲜卑骑兵终于受不了黑袍军那种排山倒海的压力彻底溃败。

    “直扑弥加部腹地,给我冲。”

    曹昂扬起阔刀用力一挥,大军再次形成黑色洪流,向弥加的帅帐冲去。

    弥加的汗庭距此差不多有二百里,对于骑兵来说也就个把时辰的事。

    一路冲一路杀,沿途不知砍倒多少鲜卑骑兵,终于在太阳落山前,追到了弥加的汗庭。

    汗庭周围生活着弥加部超过一半的牧民,看见黑袍军后,不管老人妇女还是孩子,纷纷牵出战马提上弯刀背上弓箭,向敌军冲来。

    这就是草原,全民皆兵的草原。

    只要有力气,都会拿起武器向他们的敌人砍去。

    这个时候,谁要是因为她们是妇女孩童而生出恻隐之心,绝对是傻叉行为。

    曹昂忘不了史书记载的五胡乱华一幕,胡兵所过之处,汉人尸体成堆,大片良田沦为废墟。

    天崩地裂三百年啊。

    造成这一切的,正是眼前这群人的后人。

    “杀,胆敢反抗者,不分男女老幼,全杀。”

    曹昂脸色冷峻,眼珠开始泛红,一股煞气慢慢萦绕周身。

    妇孺毕竟是妇孺,在精锐的黑袍大军面前,任何抵抗都给人一种螳臂当车之感,看起来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又半个时辰后,汗庭周围的草原被鲜血染红,那些牧民终于认清现实,扔掉兵器跪地投降。

    “曹性田宜,带领一万大军继续追击,追到弥加部边境停下,暂时不要招惹其他部族,庞统,统计伤亡,处理尸体,登记财产,从现在开始,弥加部所有物品,包括牧民全部充公。”

    一系列命令发出去后,曹昂骑在马上,望着地上的尸体和跪在血泊中的牧民,眼神冷冽的可怕。

    他一个遇上乞丐都会扔几块钱的四好青年,看着地上那一双双恐惧的眼神,心又怎会不痛?

    还都是孩子啊。

    做为人,他心存善良,可做为统帅,他必须硬起心肠。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适用任何战场。

    曹昂摇头不愿再看,正要打马赶往帅帐,一名离他不远,不满十岁的鲜卑小男孩突然站起,提把弯刀冲了上来,大喊道:“汉狗,受死……”变故来的猝不及防,曹昂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胡三便一刀划过,小孩的手臂齐肩而断,倒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

    曹昂看着疼得五官扭曲,冷汗直流的小男孩,叹息道:“何必呢?”

    小男孩咬着牙官骂道:“汉狗夺我家园,杀我族人,我苏日勒与你不共戴天。”

    曹昂抬头望了一眼远处,再低头时眼中的平和被杀机取代。

    说什么来,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有些外人是永远喂不饱的,他恶狠狠的说道:“你们鲜卑人三天两头劫掠中原的时候,怎么不说这种话,你们部落还有不少汉人奴隶吧,他们哪来的,自己跑来的吗?”

    苏日勒捂着伤口满地打滚,却不甘示弱的说道:“那是他们太弱,这世上只有强者才可生存,弱者只配做奴隶。”

    “啪啪啪……”曹昂鼓掌笑道:“对,说的对极了,在本尊面前,你包括你的族群都是弱者,只配做本尊的奴隶,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苏日勒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曹昂懒得理他,拨转马头就要赶回帅帐。

    锦衣卫千户苗正突然上前说道:“少主,我想起来了,弥加有个儿子好像就叫苏日勒,与这小子年纪差不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