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明屠魔录

第307章 硬茬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离即便已经拿下了“小三元”,但是依旧牢记本分,自己是严家的人,自然该为严家办事。

    二十余车彩礼不是小数目,严府只有严世蕃一个嫡孙,拿出来的彩礼也不是少数,至少价值一两万两银子。

    陆离虽然说最近几个月银子见得多了,仍然免不了有些心惊。阿飞更加心惊肉跳,对这件事情不敢有丝毫放松。

    事实上严府这次送到松江的彩礼足有五万两银子之多,但是那有怎么样呢?

    财已露白,两万和五万,差别不大;

    即使陆离艺高人胆大,阿飞等人也是提了十二万分的小心思,生怕途中除了什么差错。

    陆离迫于无奈,计上心来;干脆把贵重物品都收进了饕餮袋,只剩下了一些普通的黄白之物和布匹、书画之类的物品依然放在马车上面,浩浩汤汤地带着人马而去。

    分宜县城东,这边城门出去的官道直接通往袁州府治,最是繁华。官道两侧,林林总总地有着十余家各式的早点摊子和茶棚;

    陆离等人的车队才从城门口离开,便有四五个人从这些摊子出来,或者离开尾随而去,或者进了城中。

    不多久,从城里的几个角落中便有信鸽或者鹰隼飞起,朝着城外飞去;

    只是这些信鸽、鹰隼才飞不出十里,便有弓箭从树林或者山坡上射出,把这些飞禽都射落在地;

    很快,便有武士四处搜索,把这些飞禽带到了城南的馋嘴帮总舵。

    总舵当中,蔡珞正躺在一把摇椅上,听着罗梓伦的汇报;

    “帮主,这半个时辰里我们的人已经逮住了十余只信鸽鹰隼,大多数都是宁王府的人,还有一部分是我们的商业对手,只不过......”

    蔡珞眉头一皱,“只不过什么?”

    罗梓伦道:“只不过这其中有两个是发往京城的。”

    蔡珞随手从旁边拿过来一个大枣,道:“发往京城的无所谓,无非就是锦衣卫和东宫的人;太子在这儿吃了瘪,手底下的人对分宜自然格外关注一些。我看你呀,有些过份紧张了。”

    罗梓伦疑虑道:“帮主,您曾经吩咐过,我们现在最要防的是宁王府;可是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探子都抓起来算了?”

    蔡珞笑道:“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把各路探子都挖了出来,现在把他们都杀了,他们就不会再派人来了?”

    罗梓伦抖了抖两根八字胡,恭维道:“帮主英明。”

    蔡珞冷笑道:“宁王府把我们当成苍蝇,想一掌拍死我们;却不知道我们其实是钉子,怎么也得给他扎出几个洞来。”

    罗梓伦这次却没有出声赞同,他深谙和上司的相处之道;若是只一味地阿谀奉承,没有能力,没有自身的价值,迟早要被蔡珞放弃。

    正在此时,代号“鹰眼”的情报堂堂主何祥和战堂的傅国青匆匆地赶了过来。

    两个人都是满头大汗,连何祥这种做惯了情报工作都面露惊容:“帮主,此次分宜城共有十四个人把信发了出去,可是我们只截住了十三封信。”

    何祥自从当上“鹰眼”堂的堂主之后,气质越发沉稳,但是今天却有些惊疑不定。他一把抓住桌面凉茶猛灌了几口。

    蔡珞笑骂道:“行了,你小子,我就不信战堂的兄弟连几只小鸟都打不下来。”

    傅国青却黑沉着脸,道:“老何给我们留了面子,这次碰上硬茬子了。”

    蔡珞来了兴趣,“吆喝,分宜地面上什么时候来了蛟龙,连你衡山神剑都搞不定的?”

    原来那城东炸油条的老渣子,是分宜城的老土著;结果这段日子也和一些陌生人搭上了,手头银钱多了许多,经常上赌场烂赌。

    何祥手底下的人早就看出他的不对,简单一查,便发现了问题。

    今天早晨陆离带着人才出城门,老渣子便放下了手头的活计,到了城北的一处田庄里头。

    那处田庄距离分宜城有十里地,已经出了战堂封堵的范围;鹰眼去探查过,发现对方的人数不少。

    何祥和傅国青一商量,让本地衙差带了两队人马到那儿查山贼去。

    没想到田庄的人根本就不让他们进去,被催得急了,竟然冲出了数十名汉子,刀棍齐上阵,把馋嘴帮的人哄了出去。

    馋嘴帮战堂的弟兄都不是庸手,却依然被打得筋断骨折,还死了一个。

    傅国青吃了这么个大亏,和何祥商量了一下,亲自跑到田庄去探了一回;没想到田庄里头藏龙卧虎,傅国青才进入到田庄,便有一柄棍子把他打了出去。

    蔡珞见到两人形容狼狈,这才从摇椅上站起身来,问道:“这个田庄究竟什么来路,给我详细讲讲。”

    何祥道:“已经查过了,那是南城顾家的产业。”

    蔡珞沉吟道:“顾文承家?”

    南城顾家本是分宜数一数二的士绅家族,顾文承更是举人之身。陆离元宵节和彭依依等人正顾家的摊位上横扫,几乎拿走了一大半的花灯,事后还专程上门拜访了一次顾文承。

    何祥见蔡珞犹豫,便解释道:“顾文承家历来诗书传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高手。本人不露面,只用一个棍子便打跑了傅堂主,此人必定已经是金丹大宗师了。”

    傅国青怒道:“金丹大宗师现在都烂大街了么?小小分宜,最近出现的金丹大宗师怎么就这么多。”

    蔡珞眯了眯双眼:“若不是金丹,如何能够做到以罡气以物?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弄清楚这帮来历不明的人的身份;傅兄弟,你有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棍法招式?”

    傅国青道:“哪是什么棍法,我看得清楚,对方使得其实是剑法。”

    蔡珞:“你可看清楚了?”

    傅国青道:“若是别的倒还就罢了,但是天下剑法,万变不离其宗,不外乎是刺、削、劈、抹、斩等几个基本招式;我哪里可能认错?不仅如此,我还敢肯定,对方使得还是辟邪剑法!”

    严世蕃曾经擒杀过刺杀陆离的太监,并且得到了一本《辟邪剑法》真本。陆离在傅国青面前演练过几次,因此不会认错。

    蔡珞却大惊变色,道:“果真是辟邪剑法?”

    傅国青沉着脸道:“辟邪剑法快速、刁钻,每每都在常人难以想象的角度出剑;而那个人使出来,却能够感觉到厚重和堂皇大气,显然已经把辟邪剑法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我远不能及。”

    蔡珞道:“你们俩马上吩咐下去,停止对那个田庄的一切行动,只远远地盯着就行。”

    他站起身来便朝着外面走去。

    “且让我去会一会顾文承,看看他们到底是宁王府还是东宫的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