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魔域九重天

第七十五章:楚狼惊白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对似笑似哭的声音在屋外的凄厉的风雨中显得很是诡异瘆人。

    楚狼正和老汉盘腿在炕上拉话,听到这两个怪异声音,楚狼眉头微蹙一下。

    老汉脸上则露出不安神情。

    那个孩子刚将鸡抱的更紧,生怕有人闯进来抢他的鸡。

    随后一个声音传入屋里。

    “有人在吗?”

    老汉看了一眼楚狼,楚狼不动声色。老汉就地过去将门打开,楚狼仍在炕上坐着。老汉将门打开,一股风雨侵入,老汉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老汉看到门前立着两个人,他惊了一下。这两人都戴着面具,一个带着笑脸面具,一个戴着哭脸面具。二都身穿着白袍,此刻二人衣袍也都被雨水淋的湿透了。

    老汉不安地道:“二位,你们也是避雨投宿的吗?”

    哭脸人阴声对老汉道:“老家伙,对不住了,我们得借你屋子住一晚。但是我们又担心你向别人透露,所以你只能死了。因为只有死人不会乱嚼舌头。”

    哭脸人说罢一掌击向老汉。

    老汉是普通百姓,那能避开江湖高手一掌。也就在这瞬间,突然一只手从老汉肋下穿过,一掌击在哭脸人手掌上。哭脸人顿时感觉有股至邪之力侵入他臂膀,他整条胳膊如被烈焰炙烤无比痛苦。哭脸人发出一声叫,随后身体也被震的连退数步险些栽倒在雨水中,他口中连吐两口鲜血。

    那个笑脸人眼神也瞬间惊变。

    老汉仍立在门口,他此刻似被傻呆了。

    老汉腋下的那只手缩回,又轻轻在老汉肩上拍了一下,老汉身形便朝左滑出。于是楚狼出现在门口。

    楚狼一脚迈出门槛,那个笑脸人反应过来赶紧朝后急退。

    他眼中充满惊诧神色。

    哭脸人武功有多高,笑脸人最清楚。楚狼一掌竟将他兄弟震的吐血,那楚狼得有多可怕!

    楚狼另一只脚也迈出,他立在门口,屋中的灯火映在他脸上,一股雨打来,打湿楚狼的脸。楚狼的脸发着晶亮的光泽,他的眼中则充满怨怒,也闪着隐隐红光。

    楚狼看了眼二人脸上面具,二人的哭笑面具楚狼并不陌生。那个发髻插白羽的妇人两名随从就戴着哭笑面具。

    也不知这二人,是不是就是白羽妇人那两名手下。

    哭脸人立住身形,他盯着楚狼,心里更是惊震万分。

    他难以相信,楚狼一掌将他震的吐血。

    楚狼面无表情,他看着二人道:“人可以狠,但是乱杀无辜百姓,那就是畜生了。既然你们俩是畜生,那就真该死了。”

    笑脸人和哭脸人这时也认出楚狼。

    这二人正是白羽妇人那两个随从,二人是兄弟,号称“哭笑不得”。

    笑脸人是兄长,哭脸人是弟弟。

    武林大会前的那晚,兄弟二人随白羽妇人去神血教隐藏处见吴七风,当时楚狼也在树林,他们见过楚狼。所以兄弟二人以为楚狼是神血教的人。

    笑脸人看着楚狼道:“原来是神血教的人。神血教现在穷途末路,你不赶紧逃命还敢多管闲事!”

    楚狼道:“为什么不敢。只要不顺我的意,皇上我也敢拉下马。”

    笑脸上目光收缩道:“好大口气。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就连你们军师和教主,也得给我们面子。而且惹上我们的人,都会死的很惨。”

    楚狼道:“吴七凤和陈作虎给你们面子,在我这里,别做梦了!”

    楚狼说罢身形在雨中忽闪两下,便到了笑脸上面前。楚狼身法之快,也让“哭笑不得”两兄弟意外。笑脸人大惊,他脚在泥泞地面上朝快一滑,同时右手击出,一道掌影飞向楚狼。哭面人也趁机掠来,与笑脸人联手攻向楚狼。三人便在泥泞不堪的院落中打了起来……

    院中泥水被三人劲气震的四下乱溅。

    “哭笑不得”两兄弟,都是顶尖高手中的上等功夫。但是此刻兄弟二人联手急攻楚狼,根本占不了半点便宜,反而在楚狼手下险象环生。兄弟二人真不敢相信“神血教”这个青年武功如此高。

    又过数招,楚狼一掌对在哭脸人掌上。双掌相交瞬间,楚狼体内涅槃玄经真气又起,推着藏龙真气涌向手掌,哭脸人再难承受这巨大力量,他手腕“喀嚓”折断。

    笑脸人见兄弟受伤,右手如刀,劈向楚狼右胸。

    修罗刀的魔刀都难洞穿楚狼铁骨,面对笑脸人这一掌,楚狼避都不避,他杀意骤起,左手一招“苍龙爪”反朝笑脸人胸膛抓去。

    只要笑脸人不撤招,在他掌刀挨在楚狼身上瞬间,楚狼就能要他的命。

    突然,楚狼感觉一股劲气直射后脑。

    同时一个女子声音响起。

    “快撤招!”

    笑面人一听赶紧朝招,身体朝后急退。

    也就在这瞬间,一道雪亮刀光在夜的风雨中闪现。楚狼右手已出刀。闪亮刀身夹着一股雨水击向脑后劲风。

    “铛”一声。

    击向楚狼后脑的兵器被弹出,飞射对方。

    楚狼也瞬间回首,于是他看到破墙处立着一个白衣妇人。

    妇人脸上蒙着白纱,绾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根白色羽毛。白羽在风雨摇曳,似要从她头顶飞起。

    白羽妇人身后还立着两个戴着面罩黑衣人。

    其中一个手里还提着马蹄灯。

    原来妇人和“哭笑不得”分开在附近寻找人家,听到打斗声她赶紧而来。

    击向楚狼后脑的兵器,是白羽妇人袖中的“驭魂锥”。钢锥被一根级细的透明丝线牵引。钢锥被楚狼的刀击的反射白羽妇人,白羽妇人手腕一抖,那钢锥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又飞射楚狼胸膛。

    楚狼也在瞬间转身,一刀平平刺出,刀尖正好刺在“驭魂锥”的尖部,不差毫厘,随着一声“铮”鸣响起,钢锥又被弹飞。

    弹飞的钢锥在空中骤变,狂乱飞舞,顷刻,楚狼头顶上方出现一片闪亮的钢锥之影。纷飞的钢锥之影如无数晶莹的冰雹朝楚狼砸来。

    楚狼也挥出箜篌第一问。

    正气却凛然,江河都变幻!

    顷刻,罩向楚狼的那些晶亮锥影瞬间黯淡无光了。随后接近楚狼身体的锥影也都“砰砰”碎裂开来……

    楚狼武功让白羽妇人和哭笑不得都感到震惊。

    但是,更让白羽妇人感到震惊的是楚狼的刀法。

    白羽妇人觉得楚狼刀法,像是端木天涯的“箜篌九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