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唐赟

第六百九十五章 柳暗花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虞昶出身书香门第,又有声名显赫的父亲虞世南,家风甚严。平日里都是谦谦君子,别说骂人就连与人争吵都屈指可数,今日因家中女儿之事而破口大骂,大多数原本不相信看到他今日神态,李道宗所言并非空穴来风。

    面对虞昶的反驳,李道宗不动如山置若罔闻,他心里有气那是真的。不说自家儿子多好,再怎么说也是彬彬有礼之人,他是礼部尚书教导出来的儿子能差吗?

    与此同时,人群中的李景仁则满脸通红的低着头沉默不语,他与虞昶之女偶遇便一见倾心,屡次上门求亲不得,甚至被打击的丧失信心。自从上次跟随李宽因功被授予宗正少卿,再次登门求情依旧被拒。

    当初被拒他以为是自己没有功名而被嫌弃,如今有了功名依旧被拒,气不过的李景仁当即追问缘由,没想到那女子十分平静,眼里半点波动都没有,很是淡然的回了一句话,直至今日记忆犹新:“非小女子瞧不上李少卿,乃是少卿才学一般非小女子良配,故小女子不能嫁于少卿大人为妻。”

    关注: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堂堂的礼部尚书之子,又是皇室宗亲,居然被一介女流说他才学一般,这打击让李景仁有苦难言。若非醉酒失言被李道宗知晓,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儿子居然在女人身上屡屡受挫,之前他有些奇怪并未放在心上,如今才知道真相。

    好奇之下李道宗多番打听终于知道那女子来历,而且也知道上门求亲之人络绎不绝,却无人打动对方。直到现在仍旧待字闺中,尚未出嫁,虞昶是急在心里,哪怕他是父亲也无可奈何,恨不得女儿早点嫁人,再三相逼之下他女儿直接选择出家为尼也不愿委曲求全的下嫁他人,逼不得已之下虞昶只好作罢。

    李道宗的话正是说中虞昶的伤疤,私底下说说没啥关系,众目睽睽之下,他自然不答应了。就在此时,李勣突然出声帮衬李道宗来,阴阳怪气看着虞昶,认真的说:“难道皇叔所说有假?不应该啊,我家那小子前去求情也被拒之门外!”

    此言一出,众人目瞪口呆,就连李宽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虞昶,后者闻言险些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来。李勣的话就像是撕裂了一个口子,朝中有着相似经历的大臣也站出来议论纷纷。手机端m.tv./

    李世民欲哭无泪,他不过是赐个婚,居然搞得争论不休。至于他为何知晓虞昶令嫒是才女,也是从虞世南口中知道的。当初虞世南尚在人世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不是儿子、孙子,反倒是他这个孙女,甚至叹息她错生女儿身。

    婚已经赐了,问题是听到众人讨论虞昶女儿的性子时,李世民有些错愕,阴晴不定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下意识的看着秦善道,想知道他会如何处理,所以李世民作壁上观并未插手。

    秦善道听闻众人谈论素未谋面的虞氏,心里咯噔一下,皱了皱眉头,他不是担心这门婚事成不成,反倒是觉得太过麻烦。自从进入军中磨砺以后,他更喜欢简单直接点。

    思虑再三以后,秦善道做好退婚准备,刚准备开口却被李宽按住肩膀,低声道:“既然答应了,就得承担起责任。如今虞侍郎心里怕是不好过,你何不揽下来?”

    “为什么?”秦善道小声问道,眼里满是疑惑:“明明是个难缠的女子,为何要答应下来?”

    “虽不曾见过此女子,不过我敢断定此女子容貌绝度不差,不说倾国倾城绝对国色天香,要不然也不会慕名前来求情者络绎不绝;其次,虞氏与你年纪相仿,比你大不过正好合适,有这样的女子你才能放心的在外出征;最后,我觉得此女子非一般女子。”

    李宽从众人口中讨论得知的情况,作出以上分析,停顿片刻又补充道:“若是你瞧不上她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如果看上了,兴许这门亲事真是一门天赐良缘也说不准。”

    秦善道觉得有些道理,低头沉思了片刻,高声说道:“陛下,臣是一介武夫,虞氏乃才女,正好与臣一文一武互补。既然陛下赐婚,臣自当遵命而行,不论虞氏是否如传闻所言,明日臣亲自登门拜访求亲便见结果。若虞侍郎令嫒瞧不上臣,恳请陛下收回赐婚敕令。”

    话音刚落,众人一片哗然,就连李世民都十分惊讶,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秦善道身上,也猜到是李宽从旁点拨。但是,李世民以为李宽出言是反对这门亲事,不曾想居然是以退为进,不仅化解虞昶的尴尬,还能博得未来岳父的好感。

    虞昶听到秦善道之言,原本是担心对方退婚,失望的眼神慢慢失去神色,眨眼间峰回路转,那眼神绝对是越看越欢喜,恨不得将自己女儿送到秦善道面前才好。

    “你可想好了?”李道宗、李勣等人吃惊的看着秦善道,疑惑不解的再次追问。

    秦善道坚定地眼神让众人心里一震,随后李道宗、李勣等人对望一眼均是没有说话。其实李道宗之所以插嘴,不是真的觉得虞氏如何差,相反他的心里也觉得虞氏非一般女子,真的要嫁给秦善道,也不知是好是坏。

    既然秦善道心意已决,他们也不再多言!李世民赞赏地点头同意,让秦善道退下以后,道:“上轻车都尉程处亮,汝是朕之驸马,此次讨伐薛延陀,汝与郑玄果等人护送粮草有功。若粮草未及时抵达,纵有百万大军焉有一战之力?故汝与同安郡公郑玄果同等战功。”

    程处亮、郑玄果等人先后加官进爵,像是程处亮授予忠武将军、加封开国伯爵位,保留上轻车都尉勋位;郑玄果原是鸿胪寺少卿之职、同安郡公,被授予黄门侍郎,加封开国伯,其余人等均是相差无几,唯独费廉、廖凡两人没有宣读封赏,因为他们已经战死沙场,又后继无人故而没办法论功行赏,现如今几乎都有封赏唯独此次征北副帅李宽没有提及,众人心知李宽的封赏十有八九超乎想象,目光瞬间齐聚在李宽身上,纷纷猜测会是什么样的封赏。

    :。:m.x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