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狩猎繁荣

第16章 第十六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十六章

    南极洲02区。

    寒风呼啸,不显眼的雪点在天上飘飞。

    靴子踩在雪地上,踩得硬实,把它压缩地密度很大,发出嘎吱声。

    强壮的男人独自一人走在这一片无际的白色中,头顶的皮毛已经盖上了一层冰雪,防风镜在此刻显得没那么好用了。但他脚步稳重,气息沉稳地走向前方。

    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到了实验站前。

    实验站的门缝间渗出大量的鲜血,不过再出来的那一瞬间就被冻住。

    实验站的大门缓缓打开。

    男人走进去,入目的事无数具倒在地上的尸体。这些尸体都只有脖子上有着一道深深的伤痕,明显是一刀致命。

    室内的温度热得惊人。男人脱下厚重的外套和皮帽放在桌子上。

    “克谢尼娅,”男人一边取下防风镜一边开口,“资料拿到了吗?”

    红发女人从房间里走出来,手上提着黑色的箱子。

    “当然。”克谢尼娅道,“他们的那些射线对我没用。我们之前想的没错,他们把那些小家伙带到了西兰洲上。”

    “西兰洲,真麻烦,哪里管辖地连一只苍蝇都进不去。就连区域网络都是加密的。”男人挑眉,抽了一支烟,烟嘴抵在他厚厚的嘴唇上,“你在想什么?你的丈夫已经活不过来了。”

    “我没想他。我回去会想办法继续破译,或许从无线对接方面尝试会有所收获。我们的动作要快一点。南美洲已经沦陷,”克谢尼娅给自己配枪装上了子弹,“欧洲也要扛不了多久。我们的人手还没想像中得多,上次袭击的关押点之后人数还是不够。”

    男人骂了一句脏话。

    “该死的人,靠着那荒诞人类异变理论就要来杀死我们。”他把烟狠狠按在桌子上。

    克谢尼娅:“抱怨没用。走吧,我们得回莫斯科了。”

    “这里有多少实验体?”

    “三个。都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

    朴智恩猛地抬头,眼睛睁得前所未有的大。

    那一双看着姜郁的棕褐色的眼眸中掺杂着无比复杂的情绪,简直流光溢彩,可疑的是就是没有害怕。

    姜郁和她对视上,朴智恩清醒过来,低下了头。

    “不了。”朴智恩闷闷地回答,姜郁看不清她的面色。

    “我不太喜欢掺和别人的事,更讨厌和人交往,所以一直没有报名社团。”类的许多社团并不像类一样,是一个战斗队伍,他们更多地是互相报团,在学校中给对方带来一丝虚假的安慰。但朴智恩连这些都不愿意参加。

    “抱歉……”朴智恩的声音在抖。

    姜郁听得出来那绝不是出于害怕。

    “用不上道歉,这是你的选择。”

    她尊重她。

    姜郁说完话之后,带着饭盒去吃饭了。

    朴智恩看着姜郁的背影,心中肿胀酸涩,难过的情绪涌上心头。

    ……

    社团赛终于要开始了。

    学校为了社团赛才特地停课了十天,以示他们的重视。这有点像是普通学校的运动会,或者是狂欢节。这是类的竞技场,却也是类难得可以放松的时候,类可不屑也没空在这个时候找他们麻烦。校规也适时地维护了一下他们——活动期间,禁止在体育场外的地方产生激烈纠纷。虽然有些模棱两可。

    学校的道路上都摆满了小摊,部分是社团趁机招人,部分是买卖一些小玩意。

    学生们还是很缺钱的。

    到了西兰洲,他们用的就不是现金了。学校同意给他们发放了卡,里面有学校送给他们的定额生活费。当然,只是早在学生们前来西兰洲之前就已经告知的福利。他们的花销全在这一张卡上,每个月学校都会再打入一次。当然家中人如果想给自己的孩子更好的生活条件,也可以转钱给孩子。只不过这就要通过分区政府的手了,手续复杂而且效率也不高。

    姜郁刚下校车就感受到学校空前的有活力。

    好像一潭死水终于因为天上下起毛毛雨而有了一些波动。虽然不多,但是足够珍贵。

    虞浅浅本来不想和姜郁一起走的,姜郁拒绝。

    “不了,和你在一起我很危险。”虞浅浅不肯。如果被安妮娜看到,他们两个人都会有麻烦。

    姜郁直接用头发把她拦腰提溜起来。

    “没必要,他们都会知道。”

    虞浅浅奋力挣扎着:“你什么意思?”

    “社团的名字公布了。”

    “……你起了什么名字?”虞浅浅浑身僵硬,脑袋像被闪电劈过。

    “你的名字。”

    “你你你!狡猾!一开始就没想过让我好过!”

    虞浅浅郁猝,软趴趴地像具死尸,四肢都垂在空中。

    姜郁把她缓缓放下来。

    虞浅浅只好跟在姜郁身边,不过她也知道姜郁要她走在自己旁边是在保护她。

    走到校园里,难得看见这么多人。平时龟缩在教室里的类好像一下就冒出了头。

    姜郁左手的有一个抽奖摊,桌子上作者一个男孩,他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却像是一团黑色的史莱姆,很粘稠,包裹着数十个写着奖项的小球。抽奖的人需要把手伸进那团史莱姆里拿出小球。

    一次十块钱。

    虞浅浅在用度上肯抠门,就算有些好奇也不肯去尝试。

    姜郁有钱,但她不想尝试。

    很恶心啊。

    走着走着,他们又看到有人卖吃的。那是一个漂亮得出奇的姑娘,手上端着一个巨大的碗,脸上挂着招揽顾客的笑。然而她的眼眶中不断有泪水流出来,出量稳定,流速均衡,就像是流水线上生产面条的机器。这些眼泪全落在了她手上的碗里。

    旁边花花绿绿的牌子上赫然几个大字——甜甜的眼泪,二十元一瓶。

    也不知道是这个女孩叫甜甜,还是眼泪是甜的。

    姜郁:“……”

    虞浅浅:“这也有人买吗?!”

    还真有。

    几个男孩拿着卡来刷,他们瞪着虞浅浅。

    虞浅浅立刻躲到姜郁后面。

    几个男生看了看姜郁,走了。

    漂亮女孩哭得有些真心实意了:“你们为什么坏我生意?”

    姜郁干脆利落地刷了五次卡。

    漂亮女孩差点连眼泪都掉不出来了,笑颜如花:“你真好。”

    女孩要给姜郁六瓶眼泪,姜郁没要,直接走了。

    接着走,越往里面走摊子就越奇怪。

    有六个头的人蹲在箱子里,把自己变成地鼠机给别人打地鼠。很不幸的是一个类力气太大,让他的一个脑袋报废了,他正嘤嘤的哭泣着。

    全身都是眼睛的人光溜溜地站在那里让人数他的眼睛个数,参加一次五块,数对了给一百块。没有一个人数对,因为他的脚底还有一只眼睛。

    姜郁还看见了朴智恩的男朋友。他的摊点比较正常,卖一些果汁和炸鱼。

    姜郁买了两被番茄汁、一份炸鱼和虞浅浅坐在临时搭起来的小桌上吃。

    吃到一半,虞浅浅发现炸鱼中间居然还有夹心。

    是猪血!

    那股腥味直冲脑门,她忍不住吐出来。

    转头看姜郁,姜郁面色如常。

    “这玩意你吃的下去?”

    姜郁:“我没吃。”

    虞浅浅悲愤:“你故意的!耍我!”

    头顶的广播响了。

    参加社团排位赛的社团要到中央广场去抽签决定对手和顺序。

    姜郁:“走。你可以狐假虎威一次。”

    虞浅浅:“这么好心?”

    姜郁:“我昨晚听见某人在哭。”

    虞浅浅的房间就在姜郁戈壁,她们的床头就隔着一堵墙。而姜郁的听力又很好的,虞浅浅吵得她一晚上没睡觉。

    虞浅浅难得红了脸,又气又羞:“你今天嘴巴怎么这么毒!”

    姜郁用湿巾擦了擦手:“你再废话,你会知道我说话到底有多难听。”

    虞浅浅不甘心,于是闭上了嘴巴。

    她给姜郁记了一笔。她低估了姜郁。这人看上去冷冷不搭理人,不管事,其实一肚子坏水!黑的要命!

    中央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绝大部分都是类。只要是个有攻击性的社团,他们就都想试试。毕竟就算名次不尽如人意,还是会有奖励的。不要白不要。

    虞浅浅有些瑟缩。

    姜郁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

    倒是周围的人在这里看到虞浅浅都大吃一惊。

    过街老鼠怎么赶来中央广场,来抽签比赛吗?

    笑话。

    可认识姜郁的人看到这一幕就没办法嘲笑虞浅浅了。

    这家伙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让风头正盛的提前批愿意站在她的旁边?

    难道是一个社团的?

    不可能。

    “麻烦让一下。”姜郁开口。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不自觉地就后退了一步。

    姜郁走进去,虞浅浅跟在后面。

    “我去抽签。”姜郁道。

    虞浅浅看见抽签桶那边站着小岛岱子,她顿时拉住了姜郁的袖子。

    姜郁:“怎么了?”

    她很自然而然顺着虞浅浅的目光看到了小岛岱子。

    虞浅浅:“……我和你一起去。”

    姜郁:“不用了。你好好呆着在这里。”

    说完姜郁就上前抽签。

    小岛岱子显然是看到姜郁了的,她抽完签还故意站在原地不动,就是在等姜郁。

    “新生,又见面了。”厚重的刘海盖住了她的上半张脸,姜郁只能看见她故作热情的笑。

    只是再怎么笑都有种爬行动物的阴冷。

    姜郁随意抽出一根签,不搭理小岛岱子。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小岛气笑了:“你还是这么嚣张。看来真是没人教你这所学校的规则。”

    “不过我要和你道歉,不许你招揽社员的话是安妮娜放出去的,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她笑着,很没诚意。

    姜郁:“我不傻。”

    小岛岱子:“是吗,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看看,你带来的那个小宠物就很明白。我不想和你作对的,可惜你惹上了安妮娜。要是态度放好一点,说不定我们会及时收手的。”

    “可惜呀。”小岛岱子摇摇头,“执迷不悟。这是我最讨厌的。”

    姜郁不为所动,根本看不出来她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

    “废话还是和上次一样多。”姜郁拿着手中的抽签拍。

    那目光表达的意思很明确——蠢人。

    小岛桀桀地笑着:“既然如此,赛场上见。”

    姜郁对着旁边的登记员道:“1号签。”

    登记员看到这两人的氛围,不敢上前,只在一旁弱弱的问:“社名?”

    姜郁:“虞浅浅社。”

    全部的人都惊呆了。

    不敢置信地看着虞浅浅。

    对着这么多目光,虞浅浅平常都会本能地不自在起来。

    但这一次,她吞了口口水,挺直了背。

    她终于有人撑腰了。

    她看着淡然的姜郁。

    姜郁就是她的资本。

    郦执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