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组织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第39章 0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源纯带着库丘林和百貌哈桑在港黑的地盘上欺负了港黑的人,成功救走太宰治。她是玩爽了,港黑那边可倒了大霉了。

    首领先生气得吐血昏迷,当时他身边只有莫里亚蒂和大佐两个人在,莫里亚蒂持有银之神谕,而大佐身为干部,在首领出事后暂时承担起首领的职责是符合规章制度且义不容辞的。这俩人要是意见相左,当场撕逼,港黑瞬间就会乱起来,这也是为什么大佐很防备莫里亚蒂,严令广津柳浪赶紧回来的原因之一。

    大佐其实不是铁杆“保皇派”,比起首领的命令,他更注重自己的生命和利益,首领时不时发疯杀人,搞得大家都很紧张,他对此也非常不满意。但大佐暂时还没有准备好换老板或者另起炉灶,这种情况下,首领的安危就显得很重要。

    所幸莫里亚蒂也不想要一个混乱的港黑,而且他刚吃了一百吨柠檬,酸得质壁分离,必须要让港黑首领多受点罪,心里才舒坦。

    双方利益短期内达成一致,于是莫里亚蒂顺着大佐的意思,用银之神谕召回了广津柳浪,还下令召集港黑的医生,都过来给首领看病。

    这两条命令传递出去后,大佐接收到了莫里亚蒂释放的友好信号,对他的戒心稍微打消了一点。

    只有一点点,虽然现在看不出莫里亚蒂搞事的迹象,但在大佐眼中,这个约等于空降的外来分子仍然十分可疑。

    莫里亚蒂毫不在意,其他人的防备和怀疑对他来说无所谓,毕竟他很少亲自下场,基本都是借刀杀人。既然最后动手的不是他,别人把他看得再紧又有什么用呢?

    ###

    广津柳浪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他把黑蜥蜴们交给兰堂,统一留在港黑大楼外待命,自己则独身一人坐电梯上楼。

    “你一个人去真的好吗?”兰堂有些担忧。

    广津柳浪是个不错的上司,兰堂觉得待在他手下办事挺好的,暂时不想改换门庭。

    “没问题,”广津柳浪拍了拍兰堂的肩膀,“他们就拜托你了。”

    广津柳浪的异能足够自保,他更担心手下人会被心怀不轨的势力挑拨,在这种风口浪尖傻乎乎地去当了炮灰。

    兰堂明白了广津柳浪的意思,感觉这个任务真的有点难,但他还是点点头,承诺道:“我知道了。”

    目送广津柳浪进门后,兰堂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他把松开的围巾缠紧,双手拢住嘴唇,不断地呵气,“真是寒冷的天气啊……”

    路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吞吞吐吐地说:“兰堂先生,现在才七月份。”

    “但是我很冷。”兰堂又打了个哆嗦,“能给我来件衣服吗?”

    路人仿佛被噎了一下,他默默地脱下外套,递给兰堂,诚恳道:“……您开心就好。”

    兰堂:“谢谢。”

    ###

    广津柳浪揣着忐忑的心情进了首领的卧室。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但却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们把床围得密不透风,配合各种仪器,给昏迷的首领做检查。

    虽然人多,但整个房间安静得连心跳声都清晰可闻,没人敢随意说话,气氛愈发紧张。

    “大佐先生,莫里亚蒂教授,”广津柳浪低声道,“我回来了,首领怎么样?”

    大佐的脸色黑得非常明显,广津柳浪一看就感觉不太好,心想难道首领没救了吗?

    “先生不至于被一个小姑娘气成这样,”罪魁祸首·莫里亚蒂毫不心虚,“医生的初步结论是中毒了。”

    “什么?!”广津柳浪微微一惊。

    “还在查是什么毒,”大佐语气阴沉,“不是市面上流通的,也没能分析出具体成分,只知道效果是令器官一点点衰竭……”

    找不到解药,控制不住,后果就是人没救了。这点大佐没有点明,但广津柳浪听懂了,他感到背后发凉,冷汗“唰”就下来了,仓库里发生的一切走马灯似的在他眼前一一浮现。

    当时源纯胜券在握的模样,到底是她单纯对库丘林和哈桑的实力非常信任,还是她笃定首领之后绝对不可能再有能力追究她做过的事了?

    “怎么了?”大佐注意到了广津柳浪在恍神。

    “那个女孩子……”广津柳浪迟疑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莫里亚蒂不动声色地看了广津柳浪一眼。

    从单独进门没带手下,到锁定源纯的身份问题,都显示出广津柳浪是个有脑子又很冷静的人,他能在不利的形势下迅速做出判断,找到合适的应对方法。

    是个人才,可以考虑给源纯留下,莫里亚蒂想。

    提起源纯,大佐就来气,很想骂人,但在骂出口前,他突然意识到广津柳浪说得对,他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她做什么惹到咱们了?”大佐满头雾水地问。

    源纯救走尾崎红叶,还下了港黑面子的事,首领虽然没直接封口,但他在办公室杀人见血了,吓得其他当事人也不敢四处宣传,再加上首领以前经常发疯,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以至于直到现在,大佐还不清楚首领为什么要对付源纯,也没想着打听一下。

    广津柳浪欲言又止,“这个……”

    莫里亚蒂把前因后果简单给大佐解释了一遍。

    大佐听完就惊了,他没想到首领的智商和敏感度退化到了这种程度,源纯一看就是有备而来且背景深厚,首领都不顾虑一下,就直接上去硬刚了吗?!

    “情报部没查到相关资料?”大佐咬牙切齿地问。

    广津柳浪轻轻摇了摇头,“她像是突然出现的。”

    大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背着手,来回踱步。

    “你转得我头晕。”莫里亚蒂说。

    “这时候就别说风凉话了!”大佐瞪了莫里亚蒂一眼,“还是说你……”

    第次被怀疑的莫里亚蒂叹了口气:“我就是个顾问,是先生花了很多钱雇来的,我只会根据他的提问给出适当的建议,但到底如何做,还是他自己说了算。”

    暗示他只是拿钱办事,钱没给够,想让他掺和他都懒得掺和。

    这种直白的态度比起表忠心,更能取信于人。但大佐只是哼了一声,接着问:“你怎么会有银之神谕?”

    一个没有野心的顾问,要银之神谕做什么?还挑在首领昏迷后才爆出这张王牌。

    “这是用来查另外一件事的,”莫里亚蒂慢条斯理地说,“先生怀疑有人背着他利用港黑的渠道,跟国外的异能帮派进行武器交易。”

    “你只是个顾问,”大佐意有所指,“怎么也轮不到你——”

    话未说完,声音戛然而止,后半段被大佐吞回了肚子里,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猛地瞪圆了。

    莫里亚蒂微微一笑,并不吭声,他知道大佐从他的措辞里品出了言外之意。

    ——为什么港黑的事需要派一个空降的顾问来调查?

    ——因为这事是内鬼在操作,级别还不低,各方势力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能由毫无牵扯的其他人管。

    大佐缓缓转头,视线穿过挤在一起的医生们,落在床脚。

    躺在床上的那位首领,他不是信任莫里亚蒂,他是谁也不相信了。

    大佐确定莫里亚蒂调查的事与他无关,而港黑目前只有两个干部,不是他,那就是剩下的森田。

    但森田干部是全港黑公认的首领的人,他从首领还是游击部队的小队长时就跟着他了,一路支持他当上首领,勤勤恳恳十多年,从未犯过错。

    是有人挑拨离间,还是森田真的心怀鬼胎,被首领抓住了把柄?

    理智告诉大佐是前者,但后者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信任是很脆弱的,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再微弱的阴影都能滋养它不断长大。

    现在轮到大佐背后发凉了,他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盲目乱飞的小飞虫,一头撞上了一张巨大的、铺天盖地的网,周围还看不到结网的蜘蛛,而这只意味着一件事——

    蜘蛛要吃的目标还没上钩,他还会继续捕获更多的小飞虫。

    没人知道蜘蛛是谁,连猜测的方向都摸不准。

    冷静,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港黑家大业大,一时半刻不会被灭,但我得找个退路……大佐暗暗地深呼吸,稳定住心神,短暂的沉默后,他开口道:“森田呢?”

    几乎是同一时间,门被推开,森田匆匆忙忙冲进来,神色冰冷,“首领怎么了?!”

    大佐下意识看向莫里亚蒂,莫里亚蒂的表情是一贯的微笑,没有丝毫变化。

    广津柳浪隐隐觉得情况不对,他选择安静闭嘴,不吭声。

    “你去哪儿了?”大佐率先发问。

    “跟高濑会有点冲突,我去镇场子。”森田简单解释,“你先说首领怎么了?”

    大佐平静地说:“中毒了。”

    森田脸色大变,“谁干的!”

    大佐:“还在查……”

    莫里亚蒂听着大佐和森田的交谈,时不时恰到好处地开口补充一两句话,表面上他毫无破绽,但内心已经开始无聊地打哈欠了。

    下一步该怎么做呢?莫里亚蒂慢悠悠地想。

    根据百貌哈桑的情报,异能特务科那边最近对港黑的意见很大啊……

    ###

    今天源纯睡得非常早,吃完晚饭,她就回卧室了,还招呼樱和中也一起。

    “你怎么了?你不对劲儿!”中也警惕地打量着源纯,总感觉她又在计划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我怎么不对劲儿了?”源纯无奈道,“梅林补习班,得睡着了才能上。”

    中也困惑地眨眨眼睛。

    “梅林是个梦魔,”源纯解释,“他可以在梦中跟我们交流,并且把很多人都拉进同一个梦里。”

    中也将信将疑:“真的吗?”

    红站出来作证:“真的。”

    中也一下子就信了。

    源纯不高兴了,她有小情绪了,“过分了啊,怎么我说你就不信,他说你就信?”

    中也呵呵:“谁让你总骗我。”

    源纯捂住胸口,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困意总在不经意间来临,但是越刻意想睡觉,反而越睡不着。

    半个小时后,源纯猛地翻身坐起,紧紧搂住芙芙抱枕,叹息道:“唉,不困啊,怎么办?”

    “要听故事吗?”莫德雷德现身,手里捧着一本《亚瑟王传奇》。

    是001宇宙的本土书籍,莫德雷德前两天逛书店看到,就买下来了。

    “……来、来吧。”源纯心惊胆战的盯着书的封皮,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挪了挪,给莫德雷德腾出一个床位。

    莫德雷德侧身躺上来,抓过被子把源纯严严实实裹好,然后她打开书,随便挑了一章开始念。

    好巧不巧,莫德雷德挑中了讲桂妮维娅和兰斯洛特相恋的内容,于是她越念越气,越念越气,最后鼓着脸,把书“砰”地合上,开始大骂兰斯洛特。

    源纯:“……”

    明知道内容处处是坑,你为什么还要看这本书啊!看看《吉尔伽美什史诗》,偷偷嘲笑一下金闪闪的黑历史不好吗?

    “……一定要找个机会把他吊起来!用石头砸死他!”莫德雷德挥了挥拳头,“再让莎士比亚和安徒生写故事抹黑他!”

    源纯眼珠一转,肚子里开始冒坏水,“想欺负岳父,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莫德雷德低头,目光灼灼地盯着源纯。

    “他之前在论坛里留言,说比起罗力和少女,他更喜欢成熟的r,然后就被玛修追着用盾牌暴打了一顿,”源纯回忆道,“这是父王告诉我的。”

    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跳下床,“r,你早点睡,我回一趟迦勒底。”

    “好的。”源纯挥挥手目送莫德雷德离开,并在心里给兰斯洛特点上一排蜡烛。

    莫德雷德走后,源纯抱着手机,登上许久没有打开过的社交软件。后台刷新出999的未读私信,她随意戳开几条看了看,基本都是粉丝的花式夸奖和倾诉,还有一些明显是黑子,就直接删掉并标记为垃圾信息。

    看了一会儿,源纯注意到有个让她有些在意的账号,名字是“27不想继承家业”。

    账号的主人似乎把源纯当成了树洞,每天都给她发好多与生活有关的吐槽,看他熟稔的语气,这项活动应该持续了很长时间,但奇怪的是,源纯只能看到这两天的内容,最远一条的日期显示是7月2日,而今天是7月4日。

    源纯一般只在发图片时登录这个软件,平时都交给达芬奇代为管理,而且自从达芬奇告诉她,有个黑|手|党|领|袖买了好多她的画集后,她就更不喜欢刷原本世界的消息了。

    之前27发的私信,应该是都被达芬奇看到后删掉了。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源纯随意地滑动页面——

    27:今天又被我的家庭教师揍了,他说我的表情不对,应该威严,就算要笑也得是那种让人感到压迫力的笑,我怀疑他就是随便找个借口打我。

    27:59出门执行任务,寄回来的账单令我眼前一黑……他真的不是去拆房子了吗?

    27:做了个噩梦,69在我的梦里狂笑,当时就给我吓醒了。

    ……

    最新一条是:两个星期没看你发图片了,最近过得还好吗?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帮忙可以来找我,或者联系我一下吧……我很担心你。

    27……这是沢田纲吉。

    做出判断的瞬间,源纯心底微微一动,闪过一丝说不出的古怪情绪。

    我应该更激动一些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平静,好像缺了点什么,这不符合逻辑,再结合达芬奇背着我删私信的举动……

    源纯困惑地皱眉,下一秒,她的大脑深处突然感觉到一股针刺般的剧痛,一下子打断了思路。

    艹!源纯按住太阳穴,无声地骂了一句,自我保护的本能随即启动,在她还没意识到的时候,继续深究的念头已经被抹掉了。

    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源纯恍惚了一下,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我想干什么来着?

    对了,联系他一下。

    源纯给27写了一条回复:纲吉?我的手机换过一次,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了。

    27没有动静,估计是不在线。

    等他看到了自然会回我的,之后再说吧……这样想着,源纯突然感觉到了困倦,她放下手机,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翻身闭上眼睛,陷入深沉的黑暗中。

    不知过了多久,源纯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开满粉色鲜花的原野上。

    “哟,小纯,你醒啦!”头顶有个欢快的声音说,“不对,你睡着啦~”

    源纯:“……梅林。”

    一片阴影挡住了源纯的脸,逆着光看不清梅林的表情,但想也知道,他肯定在笑。

    “好久不见,有没有想大哥哥呀?”梅林戳了戳源纯的脸。

    源纯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冷酷无情道:“没有。”

    “你还没用完我,态度就这么不友好。”梅林哀怨地说。

    源纯刚想损他两句,忽然发现情况不太对,梦里的她变回了大人的样子,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微微陷进花丛里,分外显眼。

    变大了是好事,但是——

    “姐姐,”樱的声音远远传来,“你在这里吗?”

    “快把我变小!”源纯转身抓住梅林的衣领晃了晃。

    梅林随着源纯的力度前后摇摆,“你不是不喜欢小孩的模样吗?”

    源纯叹了口气,“解释起来有些麻烦。”

    哄孩子不容易,她在中也那儿的信誉值已经为零了,再骗一次,怕是会直接跌成负数。

    梅林盯着源纯看了一会儿,在她忍不住催促前笑了,慢吞吞地点了点头,“好呀。”

    梅林答应了,源纯却没敢松气,反而警觉起来。

    他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肯定是有阴谋!

    等樱和中也找过来的时候,两人发现源纯面无表情地坐在花丛里,旁边有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的白发小罗力,正开心地抓着她的辫子来回折腾。

    樱眯起眼睛:虽然不是红眼睛,但是却有白头发!

    中也下意识看向樱:完了,新的妹妹出现了!

    源纯指了指白发小罗力,咬牙切齿地说:“介绍一下,这就是梅林。”

    人类最古网骗/家里蹲&大不列颠老流氓。

    梅林自来熟地挥了挥手,语气欢快活泼:“不用客气,叫我大哥哥就好啦!”

    源纯:不要脸!不要脸!

    樱&中也:“……”你敢不敢照照镜子再说这句话!

    《组织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来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