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藏一颗星星

第23章 0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盛意不是外向善于交际的人,但是仗着颜值高,在过去的人生中,基本上都是被捧着长大的孩子。

    可现在池岁岁这里,这位选手吃了人生第一次的闭门羹。

    一时之间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他恍惚了好几秒钟,望着纸团出神。

    不是吧!

    他都这样主动了,池岁岁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人的耐心都是有限度的。

    何况还是盛意,那可是脾气很臭的大帅哥。

    也不迂回了,手肘直接撑在桌面上,脑袋无限接近池岁岁的耳边。

    然后,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小哭包,我的脾气可不怎么好,别逼哥哥动手啊。”

    如果是其他人,他早就用拳头解决了。

    可对方是打不得骂不得的池岁岁,所以他再次拿出了前几天见面的不要脸。

    就目前情况来看,池岁岁很吃他这一套。

    一团温热的呼吸在耳尖环绕,此时的盛意更像是一只吐着蛇信子的怪物,分分钟不知能做出什么要命的动作。

    池岁岁直接失去了动弹的能力,靠近盛意的半边身子,瞬间就酥麻了起来。

    这还是第一个靠她这么近的异性。

    秦楚将两人的互动尽然收入眼底,不过在盛意的气场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她无法撼动盛意,与其揭竿而起暴露自己,不如作为池岁岁的最后一条退路。

    在盛意看不到的地方,她捏着课本的一角。

    只要池岁岁的一声尖叫,她就能冒着生命危险,将手里的玩意甩在盛意的脸上。

    三两次的交涉下,池岁岁也算摸清了盛意的几分秉性,身后这位哥可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什么事都能赶出来的疯子。

    在清白不保的威胁下,她闭着眼深呼一口气,才接过了递过来的纸团。

    盛意这才满意地撤回身子,优哉游哉地将右臂放在桌面上。

    万事俱备,现在就坐等着池岁岁的好消息。

    将纸团愤愤地拆开后,池岁岁就被那几个巨丑的字刺激到了神经。

    “下周三的语文课帮我一下。”

    要不是联系了前因后果,她是绝对不知道盛意这是写的啥玩意。

    仅仅是一个“语”字,就被他写成了上下结构。

    而这短短几个字,竟然囊括了草书,隶书等好几种看不懂的字体。

    反正,这水平就和狗写的差不多吧。

    ……

    狗:嘤嘤嘤,不带这么侮辱狗的。

    此时,大佬盛意悠哉地拖着下巴,正盯着前方的背影看得出神。

    白色的校服是衬衫的款式,大体上属于宽松的版型,可耐不住穿的人瘦,在腰部的位置有好几层的褶。

    只是一个背影,少女的灵动就跃然眼前。

    荷尔蒙爆棚的青春里,懵懂的少年初心从来只为一人,有时不经意的一个举动,都能心潮滂湃好多年。

    少年时代的心动,向来比烈阳还要炽热,且毫无预兆。

    不过,他比其他人的性子多了几分克制,几秒后就收回了视线。

    似乎受燥热的空气影响,他不自觉地舔了下嘴唇。

    看着池岁岁还没有任何动静,他眉间隐隐露出几丝不耐,右手的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几下,向池岁岁传递耐心不足的讯息。

    前面的背影终于动了几下,然后纸条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盛意信心满满地等着看见纸条上出现“好”这个字,心情愉悦下,连同着嘴角都翘上了天。

    既然他都承认诚意地求助了,池岁岁怎么可能铁石心肠地拒绝他。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半眯着眼睛,拆开了池岁岁递过来的纸条。

    回答却是很简短,不过却不是一个字,而是两个字。

    做梦。

    扬起的嘴角在这两个冰冷的字眼下,一点点塌陷。

    最后抿成一条线。

    此时,池岁岁已经将桌子向前移动十厘米,搬着小板凳贴着桌面坐。

    在狭小的空间,硬是和身后的大流氓拉开了安全距离。

    身后这么大动静,如果还装作不知道,唐宋真的要被怀疑是神魂出走了。

    于是,他象征性地扭头关心了一下两人的情况。

    可转身时,在看见盛意那双死水般的眼睛时,立刻带着他的好奇心落荒而逃了。

    正常时候的盛意,他尚且还能维持住心脏的跳动。

    但是暴怒中的盛意,他可没有几条命招架的住,盛意的暴躁他可是见识过很多次。

    盛意已经耗尽了耐心,害怕自己再和池岁岁交流下去,会忍不住动手。

    深呼一口气之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了手机,点开“杨述”的对话框,开启了声讨模式。

    “你没告诉你表妹咱们俩的交情吗?”

    杨述那边回的也相当的快:“小星星她怎么了?”

    盛意额头上的青筋又明显了几分,对着屏幕一顿乱敲。

    “你的眼里是只有眼白吗?所以只能看见表妹两个字吗?”

    正常人不应该问他们俩怎么了吗?

    对于杨述这个妹控,只要与池岁岁有关,盛意在他的眼中就像一团空气。

    在盛意的声讨声中,他也带了几分情绪:“你到底把小星星怎么了?”首发.. ..

    想了一下,连威胁也用上了:“我可告诉你,别欺负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得,这人彻底是没救了。

    在网络世界里,盛意和杨述正打嘴炮,吵到不可开交,忽略掉所有的感官。

    窗外出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逐步朝着一班的西南角无限靠近。

    危险迈着轻盈的步伐,一步步逼近盛意。

    正在盛意和杨述用优美的中国话一决雌雄时,一声阴森森地声音像是从地狱深处传来。

    “盛意同学,你在干什么?”

    这道声音在陌生的学校意外有几分熟悉的错觉。

    只不过盛意一心扑在和杨述吵架,再加上心情不悦,没心思多想,随口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废话,眼睛不好使去医院,爷暂时没开通这项业务。”

    ……

    好像……

    有些不对劲。

    只要一和杨述吵架,盛意基本就是不带脑子的状态,可即使思绪游离,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压。

    下一秒,坦然地按了下关机键,将手机塞进抽屉里,淡定地打开课本。

    现在假装学习,应该还来得及吧。

    在全班同学的视线中,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么掩耳盗铃的壮举。

    这行为……

    简直就是把所有人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王主任的脸就犹如七月的天,从万里晴空直接转成倾盆暴雨,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那般:“你在干什么?”

    盛意才抬头,大言不惭,两只眼睛写着无辜二字:“学习啊。”

    拥有十几年教龄的老教师,还从未见过盛意这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学生。

    王主任只觉得周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伸出一只手,大力地拍了拍课桌,开门见山道:“交出来。”

    盛意还想将无辜进行到底。

    王主任又补了一句:“要我给盛老师打电话?”

    盛歌是他的命门。

    盛意抿了下嘴巴,意兴阑珊地从抽屉里拿出来手机,不咸不淡道:“我又没说不给。”

    “哼。”

    王主任的话刚落,他顺口接了句:“哈。”

    这神奇的互动……

    也是醉了。

    王主任已经在失控的边缘,捏着手机,又补充了一句:“三千字检讨,下周一升旗会上尽情表演吧。”

    瞧着王主任的黑脸,盛意即使心有不甘,也没再乱说话,烦躁地翻动着眼前的课本。

    果然,有熟人就不好作案了。

    也没再继续为难盛意,王主任拿着战利品,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翩然离去。

    盛意烦躁地蹬了下空气,抬眼就捕捉到看热闹的视线。

    几秒后,所有不可思议的表情换成了黑漆漆的后脑勺。

    视线中,只有唐宋露出八颗牙齿,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哥,厉害啊!

    在王主任面前自称爷。

    这可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这“噫吁嚱”还没解决,又背上了三千字的检讨,让仅存的脑容量成功炸裂。

    盛意抱着双臂,将这笔账记在了杨述的名下。

    在他神游的时候,只觉得视线中有什么在颤动。

    他稍稍一抬头,就看见池岁岁耸动的肩膀。

    ……

    就算是瞎子也知道池岁岁在笑话谁。

    古往今来,兄债妹偿!

    他只觉得柳暗花明又一村,无处安放的大长腿稍稍抬起,轻轻地踹了一下池岁岁的凳子。

    池岁岁自然是没有理会他,不过颤抖的频率瞬间减缓了很多。

    盛意从不是轻易放弃的个性,又将大长腿抬了抬。

    这次,是踹了两下。

    池岁岁整个人保持在了静止状态。

    盛意还以为胜利在望,再次发动大长腿的优势。

    这次,是踹了三下。

    事不过三。

    池岁岁没有忍不下的必要,上半身像陀螺一样转过来,怒视着盛意:你找死!

    盛意全当没注意到池岁岁的表情,将胳膊放在课桌上,头也朝着池岁岁的方向靠拢。

    几乎是条件反射,池岁岁猛地朝后撤了下身体。

    看来前几次真的吓坏小姑娘了。

    盛意在心里检讨了一秒,抬起右手,朝着池岁岁招了招手。

    他凑近几分,压低声音:“过来点,哥哥有话问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