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综穿] 皎皎如月

第14章 飞刀问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马车里挤了四个人,堆着几坛酒,还有几样吃食,酒都是阿飞买的,至于吃食则是林诗音他们买的。

    李寻欢的马车不大,也就刚刚能挤下四个人,李寻欢阿飞和李修言林诗音他们坐里间,而嬷嬷和虬髯大汉铁传甲坐在了马车外。

    道上的积雪已化为坚冰,马车行在冰上,纵是良驹也难驾驭,那虬髯大汉已在车轮捆起几条铁链子,使车轮不致太滑。

    铁链拖在冰雪上,“咯朗咯朗”地直响。

    马车里,李寻欢瞧着少年喝酒,眼神里都是愉悦,他很少遇到有趣的人,而眼前这个少年却着实有趣。

    李修言和林诗音也在马车里,客栈里死了人,实在不是久留之地,所以他们就一起离开了,因为李修言他们出现的方式有些奇特,除了他们自己,真是什么都没带,更别说马车这类的代步工具了,理所当然的,他们就蹭上了李寻欢的马车。

    本来是想让嬷嬷和林诗音坐里面,李修言坐外面的,不过嬷嬷并不愿意,所以也就变成了这样。

    他们刚刚在客栈,实在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实际上他们也不需要吃东西,要吃东西的只有林诗音,所以在马车里吃东西的也只有林诗音。

    看着阿飞一碗又一碗的喝酒,李修言和林诗音都忍不住皱眉,酒虽可暖身,但这喝得也太多太快了,若没有记错的话,这少年似乎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这对身体可不好。

    林诗音将手中的吃食递了一份给阿飞,说:“吃点东西吧,酒可不能这么喝!”

    “不是我买来的东西,我绝不要!”少年道。

    林诗音似乎呆了下,旋而笑了,这倒是跟小阿飞刚到云宫时一样了,这脾气真是一模一样的。

    阿飞听她笑了,不由得看向她,明明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却仿佛在问,有什么不对吗?

    林诗音呡唇笑,“这样吧,我用这些吃的,换你一坛酒,怎么样?”

    “你又不喝酒,为何要与我换?”

    “我也想尝尝这酒是什么味的,可行?”林诗音笑眯眯,也不等他回答,直接将手里的吃食塞到阿飞手里,就近拿了一小坛子酒,打开闻了闻,她也不喝,又将酒坛封上了,转而将酒递给了李修言。

    李寻欢双手拢在袖里,手指无意识摩挲着他那把飞刀,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耳边却是听着林诗音和阿飞说话。

    李寻欢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他原本是非常肯定这位,自称萦芑的姑娘只是一个长的和诗音十分相像的人,但他在客栈时偶然看到她有一些小习惯,与诗音几乎是一模一样。

    在他的猜测几乎要动摇的时候,他又发现了这姑娘和诗音的不同之处,诗音久居深闺,又是善良的性子,绝不会看着有人在面前死去,却面不改色的。

    在客栈时,亲眼看着嬷嬷将诸葛雷打得吐血倒地,不知死活,李寻欢刻意观察过了,除了李修言有些许不适外,而林诗音的表情却很平淡,仿佛那地上的不是一个人……

    他又怎么会知道,李修言那点不适,全因他乃一介书生,不惯血腥罢了,却不是因为嬷嬷有可能杀人。若是个普通人,他可能还会担心,不过诸葛雷嘛,那还是算了罢!

    林诗音就更不用说了,她被元曦坑去了民国,做了战地护士,一场仗打下来,哪时不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她从不适应到麻木,再到习以为常,能救一人是一人,这是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她是怎么挺过来的,也唯有她自己知道。

    可以说林诗音见过的死人比活人都多,见过这么多生死,让她更知道生命的可贵,轻易也不愿伤人性命,但却不包括这类江湖仇杀,自己找死的人,她是看也不愿意看一眼的。

    这也便是李寻欢所看到的,有着林诗音的容貌和小习惯,却有着完全不林诗音处事的萦芑姑娘。

    不管李寻欢怎么纠结,又有什么样的猜测,反正林诗音从来也没说过她叫林诗音呀,无论是李修言或是林诗音都没想过给他解惑的,嗯,或许等他们要走的时候会说吧!

    只能说他们还不清楚这个世界林诗音的处境,才会有心情去作弄李寻欢吧。

    李寻欢开始还是和阿飞喝过几口酒的,不过他的身体实在不好,不过几口酒,便已让他咳得喘不过气来,这让李修言和林诗音都皱了眉。

    “只因你是我朋友中,看到我咳嗽,却没有劝我戒酒的第一个人”李寻欢才说完这句,就被李修言死亡凝视了,他虽不知他弟弟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但他也不愿意看到他继续糟蹋自己的身体。

    在李修言持续死亡目光下,李寻欢果断怂了,这绝对是条件反射!

    在林诗音和阿飞正说,阿飞为什么要叫阿飞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李寻欢探首窗外,道:“什么事?”

    虬髯大汉似乎笑了笑,道:“雪人。”

    道路的中央,不知被哪家顽童堆起个人,大大的肚子,圆圆的脸,脸上还嵌着两粒煤球算做眼睛。

    他们都下了车,李寻欢在长长地呼吸着,阿飞却在出神地瞧着那雪人,像是从来也没有见过雪人似的。)来自原著手机端../

    就在李寻欢看着阿飞,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林诗音和的李修言已经有到了嬷嬷身旁,离雪人挺近的。

    “嬷嬷,有什么问题吗?”林诗音跟在青羽身旁,好奇的看着雪人。

    “林子里有人!”青羽蹙着眉,她看见这雪人的时候,下意识以神识查探起四周,也不能怪她这样子谨慎,深宫里待久了,总忍不住多疑一点。

    若是可以,谁不想过得简单点呢。但他们主子却不是的,她是游刃有余,乐在其中。

    路中突然出现一个雪人,嬷嬷可不会相信这是巧合,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只怕是有什么阴谋在等着他们呢,想到此,青羽不由看向李寻欢,那目光颇有些意味深长!

    李修言见此,若有所思,也闭眼感应起来,确如嬷嬷所说,林子里确实有人,那么这个雪人正正好挡在路中,只怕有什么玄机:“嬷嬷,你们退后一些!”

    他忽然捏了个雪球,向着那个雪人就砸了过去,顿时雪花四溅,那雪人竟还站的稳稳的,并没有被击倒。

    只见一片片冰雪自那雪人身上散开,煤球也被击落,圆圆的脸也散开,却又有张死灰色的脸露了出来。

    林诗音和青羽嬷嬷都有些吃惊,却并不意外。

    阿飞和李寻欢主仆都是习武之人,耳目灵敏,在林诗音他们说话时,他们便已经围了过来。

    雪人中竟藏着一个真正的人!还是个死人!

    死人的脸绝不会有好看的,这张脸尤其狰狞丑恶,一双恶毒的眼睛,死鱼般凸了出来。

    阿飞失声道:“这是黑蛇!”

    铁传甲将他的尸体自雪堆中提了起来,蹲下去仔仔细细地瞧着,似乎想找出他致命的伤痕。

    林诗音也算略通医术,所以她也走了过去,和铁传甲一起查看。

    “也不知道那个包裹里是什么东西,竟然有这么多人对它有兴趣,或许我应该拿过来瞧一瞧的。”李寻欢喃喃,眼神却默默从林诗音身上漂移开。

    林诗音似有所觉,悄悄咧了咧嘴,她可不就是故意的嘛,她以前的生活不是风花雪月,就是阳春白雪,跟现在差得着实有些大,李寻欢会有这样的反应,完全在她意料之中。

    阿飞一直在静静地听着,忽然道:“杀他的人,既是为了那包袱,那么他将包袱夺走之后,为什么要将黑蛇堆成雪人,挡住路呢?”

    “这是因为,他们以为是你们拿走了包裹,特意等着你们呢。”青羽嬷嬷看向林间,说。

    “各位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而李修言却看向另一个方向,朗声道。

    李寻欢和阿飞武力都不差,自然也察觉了,只是他们不像林诗音他们那样,明确知道对方的藏身之地,毕竟他们三都是开了挂的人,不能比。

    李寻欢惊讶也不惊讶,毕竟在客栈时,他以为是个普通人的嬷嬷,轻而易举将一个魁梧大汉,一袖子振飞时,他就已经惊讶过了。现在看来不只那个嬷嬷武力在他之上,剩下两人只怕也不差,便是少年阿飞也颇为不凡呢。

    阿飞却没想那么多,他直接看向青羽和李修言,眼神都是亮亮的。

    道旁林木枯枝上的积雪,忽然簌簌地落了下来。

    一人大笑着道:“十年不见,想不到探花郎的宝刀依然未老,可贺可喜。”

    笑声中,一个颧骨高耸、面如淡金、目光如睥睨鹰的独臂老人,已大步自左面的雪林中走了出来。

    右面的雪林中,也忽然出现了个人,这人干枯瘦小,脸上没有四两肉,像是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阿飞一眼便已瞥见,这人走出来之后,雪地上竟全无脚印,此地雪虽已结冰,但冰上又有积雪。

    这人居然踏雪无痕,虽说多少占了些身材的便宜,但他的轻功之高,也够吓人的了。

    李寻欢笑道:“在下入关还不到半个月,想不到‘金狮镖局’的查总镖头,和‘神行无影’虞二先生就全都来看我了,在下的面子实在不小。”

    那矮小老人阴沉沉地一笑,道:“小李探花果然是名不虚传,过目不忘,咱们只在十三年前见过一次面,想不到探花郎竟还记得我虞二拐子这老废物。”

    众人这才发现他竟有条腿是跛的,想不到一个轻功如此高明的人,竟是个跛子。

    却不知这虞二拐子就因为右腿天生畸形残废,是以从小就苦练轻功,他要以超人的轻功,来弥补天生的缺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