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真没想盗墓啊

第272章:解除封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切仿佛拨开的云雾,真相大白。

    许天川也彻彻底底的明白,只是没想到最后自己居然也成了这场祭祀的献祭品!

    在大脑严重充血下,许天川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变得越来越沉重,好像真正的见到了死亡……

    可也就是这时,姒爻突然微微的松了一下手,这让已经到了死亡边缘的许天川感觉大脑的充血瞬间降了下去,血液的再次流畅,使得意识和视线逐渐清晰过来,姒爻正直视着自己的眼神冰冷深邃。

    “姒爻不想用这种方式杀了自己?”

    “想要新鲜的神兽血液?”

    这是许天川意识恢复之后心里首先所想到的。

    因为人在溺死或者憋死的情况下,身体内的血液会在体内迅速凝固。

    姒爻想要利用神兽血脉来解除这封印,必然是需要大量的鲜血。

    “不能让姒爻解除这封印!”

    这是许天川在内心的呼喊。

    这封印之下,百分百是鬼姑神,因为在所有的迹象中,姒爻和鬼姑神之间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这封印之下也只有可能是鬼姑神!

    既然姒爻想要利用神兽血脉来解除封印,那必然是有着某种祸乱阳间的阴谋,反正绝对不可能是单纯的为了想念而见个面。

    虽然许天川这次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寻找鬼姑神,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许天川寻找鬼姑神是为了干掉它的,可现在许天川自己成了解除鬼姑神封印的献祭品,那么还有谁能有可能对付得了鬼姑神?

    此时,虽然姒爻微微的松了一下手,但蒲扇大的手掌依然是抓在许天川的喉咙上。

    在没有把握之下,许天川也并没有再次反抗,而是理智的试图寻找机会。

    也就是这时,许天川视线的余光再次看到一个人影在水中摆动着四肢,正朝着这里靠近。

    没有别人,正是刑常!

    刑常居然还挺固执,一直紧追着不放的跟到了这里来,可是刑常跟过来完全就等同于是送死。

    所以许天川立即用手掌反复的冲刑常挥舞,示意让刑常赶快走,不用管自己,也完全没必要跑过来送死。

    紧跟过来的刑常头上戴着矿灯,清楚的看到了许天川的手势,并且知道许天川这是什么意思,但并没有丝毫的理会,表情和眼神十分的坚定。

    姒爻这时貌似也发现了跟过来的刑常,但并没有理会的意思,甚至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刑常进入献祭台上方的封印之地,与姒爻相距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后,刑常猛地咬牙带着一种凶狠且坚定的表情,举起了手中的精钢扇。

    精钢扇锋利的扇刃在矿灯的光柱照射下散发着寒光冷气。

    可即便精钢扇再怎么的锋利,对于姒爻的伤害也不会很大。

    不过这可能会是许天川的一次脱身的机会。

    只要姒爻将注意力转到刑常的身上,说不定就有机会脱身。

    所以许天川此时已经做好了随时寻找机会的准备。

    但是让许天川万万没想到的是,刑常扬起精钢扇后,并不是冲着姒爻砍下去,而是一扇斩在了自己的左手臂上!

    噗!

    随着刑常的精钢扇在他自己的左手臂上落下,直接将其左手臂完全的斩断,人手分离!一支断臂沉落到献祭台上,同时大量殷红的血液瞬间在水中快速的扩染。

    几乎是同一瞬间,刑常四周的水域就被血水染红了一大片,把他整个人都包围在了血水的中间,并且在快速的向四周扩散。

    可能是因为断臂的疼痛,刑常在水中翻滚挣扎片刻后,身体也跟着之前沉落的断臂,在失衡的状态下,一起沉落到了献祭台上。

    “傻啊!”

    看着刑常在血水中沉落的身体,许天川内心揪痛不已,痛心疾首!

    原本许天川还以为刑常是为了过来帮自己吸引火力,没想到直接就开了‘大招’。

    对于刑常的这番操作,许天川当然知道他的本意是什么。

    在跟刑常刚开始的接触中,许天川对于刑常印象最深的就是“一言不合就放血”。

    刑常知道自己的血液具有非常强的辟邪驱邪效果,所以在每次遇到紧急危难的时候,都会选择放血来驱除邪祟。

    这一次,刑常肯定也是将自己的命赌在了这上面,试图用自己身上的麒麟血脉来消灭姒爻,但简单的放血肯定是不够的,那就只能通过断臂来最大程度的放血,来个超级大招了。

    这种‘超级大招’一辈子最多就只能用一次……

    的确,在此之前,刑常想过很多种办法,也有想过帮许天川吸引一点火力,不过这种办法未必就有用,还不如自己身上的麒麟血脉更加简单、彻底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刑常一直追到了这里,其实这种方式早就他的心里想了很久了。

    刑常的这一‘超级大招’也确实管用,神兽血脉对于任何邪祟都具有非常大的杀伤力。

    不仅仅是许天川,姒爻貌似也完全没有预料到刑常会这种极端的手段。

    毕竟刑常的这种方式真的是太过于出人意外了。

    所以在刑常断臂的瞬间,看着鲜血稀释在水中快速的向四周蔓延,姒爻立即松开掐着许天川脖子的手掌,箭一般的速度快速离开了献祭台,避开了在水中稀释蔓延的血水。

    难怪刚才姒爻并没有直接杀了许天川选择放血解除下面的封印,因为姒爻怕神兽血液溅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必须要选择一个既让自己避免染血,又能将利用神兽血液解除封印的方式,毕竟这是在水中,一旦是出现大量的血液,就会瞬间在水中稀释扩散。

    可现在倒好了,不用姒爻亲自动手,刑常就主动送上来了一血。

    青龙血脉和麒麟血脉同属于神兽血脉,所以对于解除封印,效果是一样的。

    刑常只是为了救许天川,当然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存在着一个需要神兽血脉解除的封印之地!

    只能说这发生的一切都太过于巧合,原本的献祭者应该是许天川,但现在却变成了刑常!

    咕咚……

    随着刑常的身体沉落在献祭台上,一直不断流淌的殷红色鲜血也跟着快速在献祭台的圆形封印之地快速的稀释扩散。

    身体重新恢复自由的许天川立即朝着旁边沉落到献祭台上的刑常冲了过去,同时赶忙的脱掉上身的衣服,系在刑常的断臂上,尽量的先进行止血,并且在刑常的嘴里塞了一颗系统赠送的消炎止血丹。

    这消炎止血丹具有很强的止血消炎和镇痛的效果,只不过在服药之前的剧痛下,已经让刑常失去意识昏厥了过去,但暂时还有脉搏,断臂肯定是保不住了,要是抢救及时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一线机会把命给保住。

    另外龟息丹是一种可以暂时停止对外呼吸的丹药,并不是技能,所以即便是在现在刑常昏厥的状态下,之前服下的龟息丹仍旧有效,不会有被水溺死的危险。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快带刑常出水。

    而就在这时,许天川同时察觉到了四周发生了诡谲的一幕。

    从刑常身上流出的鲜血在水的稀释下向四周扩散出去,之后又全部诡谲的渗进了献祭台上方刻的一道道凹槽中。

    就仿佛这献祭台上方刻着的图案在贪婪疯狂的吸噬着刑常的麒麟血液。

    许天川站起身后,这也是第一次完整的看到献祭台上一道道深深的凹槽勾勒出的图案,这是一个镇魂法阵的图案,许天川曾经在《镇魂祭》上看过与这个极其类似的图案,表面并不是很复杂,主要就是相关联着周围的十二个巨大的镇魂骨器,当神兽血液渗透下去后,就会产生一种相通相应的效果。

    “下方的镇魂封印正在被打破!”

    许天川看着封印的变化,表情异常凝重,虽然刑常手臂上血已经差不多止住,但毕竟刚才已经流出大量的鲜血,所以现在基本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可以制止的方法。

    而此时姒爻就站在距离献祭台大概五六米外的位置,看着这边献祭台上的情况,深邃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激动和兴奋闪过。

    但是因为各种巧合安排之下,解除封印的献祭者从许天川变成了刑常,此时许天川还好好的活着站在献祭台的封印中间,这又让姒爻看着许天川的眼神中带着涛涛的杀气,貌似想要冲过来杀了许天川,但又忌惮于周围弥漫的神兽血液。

    轰隆隆……

    紧接着,在刑常身上的血液向献祭台的封印渗透之下,整个献祭台突然轰隆隆的一阵颤抖。

    就像是发生了地震。

    在这阵颤抖之下,脚下的镇魂法阵随着一道道凹槽出现明显的开裂,而周围的十二座巨大的骨器也出现了明显的歪斜,貌似再抖一下,就要全部倾塌下来了。

    “这是下面封印的鬼姑神已经苏醒了吗?”

    许天川赶紧抓着处于昏厥中的刑常的身体,尽量的避开镇魂封印,避免周围的骨器倾塌下来会对刑常造成二次伤害,也可不敢避开的太远,因为姒爻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若不是他忌惮周围仍旧还有一些红色血水的话,恐怕早就冲过来了。

    不过许天川很清楚,因为这是在水下,刑常手臂上的血已经止住,之前流的鲜血并不会存在太久,就会被完全的稀释扩散,到那时姒爻同样会再次冲过来。

    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并不是这个,而是献祭台上的封印!

    在准备寻找鬼姑神之前,许天川有在心里想象过很多种关于鬼姑神的场面,甚至认为自己不会畏惧于鬼姑神。

    可是眼前的这种情况,却让许天川内心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压迫感……

    鬼姑神肯定是比姒爻还要恐怖的存在,这点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轰隆隆……

    整个献祭台再次出现了一阵剧烈的颤抖,这一次比刚才要强烈的很多,许天川甚至都差点没能站稳身体。

    在这阵剧烈的颤抖下,献祭台远处倾斜的巨大青铜器皿直接就完全的倒塌砸在地上堆积的白骨当中,一些白骨瞬间被砸成了白色粉末,随着被激荡起来的暗流在水中搅动。

    至于许天川的眼前,镇魂封印上的十二个巨大的骨器也在这剧烈的颤抖之下同一时间完全的倒塌下去,下面的凹槽处的裂口也越来越大!

    可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刚开始,献祭台的颤动也并不是一瞬间,而是一直在持续,并且颤动的越来越强烈,一些石柱开始崩塌,一面五米多高的石壁也在颤动中开出裂缝,封印图案的凹槽开裂缝隙也在迅速的扩大蔓延。

    此时这整个献祭台就像是一个蛋!

    像是一个开裂的蛋!

    在神兽血脉解除了封印之后,从封印中苏醒的鬼姑神正在破壳而出!

    许天川心里非常清楚,这已经是完全不可逆的了!

    “说不定等下还会爆炸!”

    至少许天川脑海中最先浮现出的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就是整个献祭台爆开,解除封印的鬼姑神在这爆炸之下‘牛逼’登场……

    为了避免刑常遭遇二次创伤,许天川立即果断抓起刑常,尽量与献祭台拉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趁着现在,要不要跑?”

    一手抓着昏厥中状态下的刑常,看着剧颤龟裂的献祭台,脑海中浮现起了跑的念头。

    交流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趁着姒爻没有冲过来,鬼姑神也还在‘破壳’中,现在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开溜的机会。

    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好汉不吃眼前亏……

    继续留在这里除了能证明自己头铁之外,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

    不是头铁,而是铁憨!

    虽然许天川曾经带着极大的信心要干掉鬼姑神,可是现在连姒爻都搞不定,那就更别提鬼姑神了。

    “所以想到好的对付办法再来!再者说了,刑常现在的这种状况也不能拖,这可不是自己的一条命,而是两条命!”

    在下定这个决心后,许天川立即身体一个上浮,打算先试试能不能直接冲出水面。

    而也就是这时,下方的献祭台在剧颤龟裂下,彻底的开了,但不是爆开的,而是在水中温柔的解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