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禹道乾坤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天香白玉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阴阳二气铺天盖地。

    一片草原被先天阴阳气吞没,生机俱灭。

    前方乾坤仙气一闪即逝,青年扛着金炉再度追上去。

    “想跑?还是老老实实当我的大药吧!”

    青年难掩神情间的亢奋。

    这可是“一个世界”啊,用他入药,自己可以恢复真仙,甚至有望恢复一点仙君神通。

    这种亢奋和刺激感,仅次于当初偷袭阴阳大仙君,盗取道天金炉。

    然而乾坤瞬移之术太过精妙,彭禹几次挪移的距离,需要青年花费脚程追逐。

    眼看乾坤仙人越跑越远,青年暗暗心焦。

    这时,彭禹主动停下。

    他转动右手的坤一戒,暗忖:“如果我强行催动这枚戒指,或许可以将他重创。”

    这是灵皇打造的伪戒,不能无限制使用。但这里面蕴含一道乾坤离合神光,这是乾坤宗从阴阳家学来的大神通。只要彭禹趁机偷袭,可以一举重创青年。

    但是,值得吗?

    为了这条疯狗,废掉自己一张底牌?

    “与其现在跟他大打出手,倒不如祸水东引。”

    彭禹心中盘算,将一块令牌扔到地上,然后施展隐匿之术,将肉身融入太微天地,彻底消失。

    不一会儿,青年扛着金炉赶来。

    “气息彻底隐匿了?”他脸色难看,忍不住大发脾气,将周边生机掠过一空。

    忽然,他目光落在那块仙令上。

    “这是他遗落的?”

    青年小心过去,将令牌挑起。

    检查后,没发现咒术陷阱。

    “应该是他走得匆忙,无意间落下?”

    白玉令牌质感温润,在祥云图案中间,刻着“穹天”二字。

    青年施展阴阳算法,脑后浮现无数阴阳符号,卜算令牌主人的下落。

    ……

    百里之外,彭禹盘膝而坐,他手中甩着一根蓍草。

    随着一道道光沙亮起,他悬浮在半空,口中念念有词。

    光沙引来天道之力,彭禹甩出一道道天地玄黄气,和太微天道进行交易。

    “想拿阴阳算法找我?可惜,我对你们家的术太了解了。”

    天天跟云仙儿在一起,彭禹很了解阴阳宗的推演之术。他们家的推算类似二进制算法,用阴和阳代表“0”和“1”。

    正如阴阳归化的理念,他们把天地万象具现为阴阳两种符文,从中推算捕捉自己想要的信息。

    彭禹故意留下令牌,又蒙蔽天机,干扰青年的推算,将他引入自己预先设计的局。

    一刻钟后,青年推算完毕,抬头看向云空。

    “原来是那座大陆上的人?”

    二话不说,他冲天而起,杀向七公主的穹空大陆。

    不错,那块令牌是七公主一系人马的身份象征。彭禹这几年虽然和七公主的人保持克制,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互不干扰。但暗里彭禹拿了不少对方的信物和衣服,就是打算有空没空把黑锅扔过去。

    如今青年追杀,彭禹索性引到七公主那边。

    “陈家老祖在,就让他和这疯子先打一场吧。”

    祸水东引后,彭禹又回到最初和青年相遇的地方。

    看到原地的一片狼藉,他眉宇间带着一丝忧愁。

    “以前我把这些遗民视作被保护者。觉得阴阳仙君德行昭彰,不免对他们带着一份同情和怜悯。可如今想想,如果诸天世界不能趁他们弱小时铲除,万一有几个心思不正之辈,恐怕遭殃的就是我们。”

    那可是十二个世界啊。千人千面,谁知道这些阴阳遗民如何看待大昆世界和八百诸天?万一他们主动敌视大昆,而大昆没有抢先下手,岂非失了先机?酿成大祸?

    但下一秒,彭禹又想到失忆的云仙儿。

    “她如今失忆,失忆之前的她对大昆神朝,又是什么想法?”

    彭禹忧心忡忡,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继续前往玉麟城。

    ……

    朱厌城废墟。

    颛阳一力抗住毒煞。

    撑了半个时辰,五皇子的部下才匆忙赶来。

    看到几十来号人,颛阳皱眉:“人就这么点?”

    主事人彬彬有礼:“其他人都去找殿下了。在下听闻这边出事,将剩余人手全部带来支援。同时,也跟附近几个宫殿看守通了消息。不久后,他们也会赶来。”

    也是,昆昂出事。这些部下比旁人都着急。虽然神皇偏袒昆昊,但其他皇子也是孩子,以神皇脾气,少不得迁怒一番。

    颛阳很快进入正题,吩咐道:“将这些人带走,山城看看能不能一起拉走。如果不能,就弃掉吧。”

    主事人恰好是五皇子手下的监工,精通建筑学。他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全带走肯定做不到,但可以切割一部分山城区域,也方便他们挂靠天松世界树。”

    “好,你来安排。”颛阳立刻闭口,抵抗一波又一波毒煞。

    五皇子的人训练有素,接手之后马上切割山城,刻画悬浮阵法,试着修缮成一座小型山城。

    江陵安排居民试着拿去一些物资,准备启程。

    赵九清闲下来,坐在颛阳边上盯着他看。

    少年双目紧闭,咬牙支撑昊天壁。

    “看你无聊,我大发慈悲,过来陪你了。”

    颛阳没理她。随着深夜,地煞之气越来越厚重。他仿佛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洪水,正在冲向自己这座大坝。

    “可是我需要。”赵九自顾自问:“朱厌城的人只是凡人,而且是下界的凡人。你为什么对这些凡人如此上心?”

    在大昆神朝,尤其是那些传承数千年的门阀眼中,凡人犹如蝼蚁,根本不值得在意。“他们即将是天都子民,当然要救。”

    “但在此之前,他们只是一群无关紧要的人。”

    “没有加入天都,就算他们死了,也跟你无关。何必费心救人?”

    “举手之劳罢了。”

    “举手之劳?”少女哼哼道:“你当我看不出来吗?你强行用罡劲抵抗地煞。轻了,损耗自己法力,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巅峰状态。严重了,甚至可能跌落境界。你现在是天罡三阶,要是不好好休息,甚至可能会跌落回天罡一阶。为了这些凡胎,值得吗?”

    “……”

    “天都的事,我也知道。我那……昭王殿下的目的只是统治人间山城。只要地上不存在天都外的山城即可。就算这些人都死了,你也可以交代。”

    “而且,以你和他的关系。这些凡人没了,他还会怪罪你不成?”

    颛阳没理她的絮叨,有说话的力气,不如多支撑一会儿。

    但她的声音不断在耳畔嗡嗡,最终颛阳睁开眼:“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应该知道我的母亲拥有凡胎血脉。”

    “可她修炼有成,和一般的凡人不一样吧?再说,你拥有神脉,又是天武真体,谁敢把你视作混血?”

    “没人敢歧视我。但是看在母亲的份上,我会对凡人拥有一份怜悯之心。这个理由,可以吗?”

    轰隆——

    昊天壁外,滚滚浊煞犹如魔物的触手拍下。

    颛阳立刻闭口,全神贯注抵抗浊煞。

    他明白,如果自己现在退让,除却自己这些人以外,朱厌城的居民会在一瞬间化为白骨。

    颛阳的靴子陷入地里,额头渗出汗水。

    忽然,他闻到一阵香气擦过额头。

    他下意识催动罡气反击。

    魔气挡住昊天罡劲,赵九气得跳脚:“我好心好意帮你擦汗,你至于么。”

    见手绢被罡气撕碎,她随手扔地上。

    剑眉动了动,颛阳低声回了一句:“回头我赔你两条。”

    呵呵,当我稀罕区区手绢吗?

    望着外面越发厚重的煞气,她灵机一动,从香囊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红木盒。

    打开后,浓郁的牡丹花香弥漫开来。

    腻人的香气让颛阳不自觉睁开眼。

    “这是……”

    小木盒中,是一颗龙眼大小的丹丸。

    “天香白玉丹。是天香妖圣散功时遗留的秘药,当世只有三颗。”

    天香妖圣,十大妖圣之一。她的本体是一株上古遗留的万年金牡丹,前几年死在人妖大战中。这天香白玉丹,就是妖圣法力凝结而成的神药。

    “你是跟妖族对上了吗?”颛阳无语道:“这玩意你都偷出来,你就不怕——”

    顿时,颛阳醒悟。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这丫头说自己被追杀,不会是妖族追兵吧?

    突然,少女趁他不便反抗之际,打开他的嘴,将天香白玉丹塞进去。

    “你——”

    瞬间,白玉丹化作滚滚灵气滋润经脉。颛阳感到自己的罡劲不断增长,外面的毒煞浊气也在一步步转化为内力。

    但转化的内力越来越多,颛阳体内经脉逐渐填满,甚至有爆发的迹象。

    颛阳心中暗骂:蠢丫头,这东西能随便给人服用吗?本少要被你害死了!

    就在这时,赵九伸手贴在他胸口,施展魔门心法抽取颛阳精元。

    那暴动的内力顺着掌心涌入赵九体内,让少女越发神采奕奕。

    颛阳一开始还有点感谢之意。毕竟这丫头虽然差点弄巧成拙,但送给自己这么贵重的神药,也是一份大人情。

    可随着少女不断抽取自己体内的元气,颛阳逐渐琢磨过味。

    他嗅了嗅自己身上的牡丹花香,咬牙切齿:“你不会打算让我帮你过滤药香吧?”

    少女哼哼一声,埋头吞噬颛阳的法力。

    天香白玉丹虽然是天下罕见的神药。但它有一个麻烦,那就是香气太重。

    她从妖族盗取此物后,妖神们通过天香白玉丹特殊的香气追踪,她根本不敢服用。但如今借助颛阳无法行动的便利,把药先给颛阳,然后自己再从他体内吸食内力,就可以把牡丹花香留在颛阳身边,而自己回头拍拍屁股就能跑路。

    “你这丫头,跟你表哥一个脾气!”

    “你果然知道我是谁了?”赵九笑嘻嘻道:“不用谢,全当我帮你提升内力。至于我后头的追兵,有表哥帮你呢。”

    再说了,这个世界的神朝高手来了那么多。那些妖神妖将就是过来送菜。

    颛阳恶狠狠盯着她,再度闭上眼。

    “你当年帮我二哥一个大忙,如今这件事就算咱们两家一笔勾销。下次你再犯我手上,小爷弄死你。”

    “喂,怎么就一笔勾销了?天香白玉丹的药性强横,一个人消化不了,咱们俩分,这是双赢。我抢过来的药让你吃,你只需要付出一丁点的小代价。”

    她捏着小拇指比划:“回头跟表哥一起把那些追兵杀了就好。说起来,还是你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