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花果山最后一只猴

正文 第七十四章:一曲伤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孙世友一颗心那是忐忑不安,他也不知道,朱玉香是否能看穿他的身份。

    以他现今的实力来说,若是同为道府境,他有信心,刻意稳瞒而对方又无特殊手段的话,是根本发现不了他妖的身份。

    不过对于金丹境以上的境界,孙世友可就没有这个信心了。

    而很不巧的事,朱玉香的修为何止是金丹境那么简单。

    在这样一个高手面前,孙世友几乎没有多少自信可言。

    “你很特别。”注视了孙世友好一会后,朱玉香突然收回了目光,嘴里似在与孙世友说话,又似在喃喃自语。

    “我在你的船上借住几天,可好。”朱玉香转瞬又笑逐颜开地问道。

    虽是询问,可她却并不打算给孙世友回答的机会,径直朝着沙龙区走去。

    孙世友呆立在原地,好半响都反应不过来,只觉一颗心怦怦狂跳,背脊早已被冷汗打湿。

    他也不知道,朱玉香到底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悬着一颗心,始终都惴惴难安。

    其实啊,朱玉香自然是看出了点什么。

    首先她从孙世友的身上感觉到了妖气,虽不是很浓,但也不难发现。

    其次,她看出孙世友身上有古怪,都被一团神秘力量所笼罩,让她始终是蒙里看花。

    要说朱玉香到底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有,也没有。

    有是她可以肯定,孙世友身上必然有古怪,而且他极有可能不是个正常人类。

    说没有,其实她也没个发现什么,只是怀疑罢了。

    因为这种古怪,也许是某种法宝法器所形成,也有可能是功法,或是某个前辈高人,在自个子弟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这种事情在炼气间并不少见,犹其是道家,特别护短,为了保护自己得意的门人弟子,什么手段都能想的出来。

    所以,朱玉香只是觉得孙世友身上有秘密,却也没兴趣去探个究竟。

    同时,孙世友不知道的是,他也因此而逃过了一劫。

    朱玉香成名的神通乃是媚术,说白了勾引男人她最有一套,而且从未失手。

    至于说朱玉香的媚术对男猴没有用,则不得而知了,因为她不打算使用。

    原因正是因为孙世友身上藏有秘密,虽修为不高,然有神秘的人,往往都不好招惹。

    朱玉香径直就走向了船东的卧室,将孙世友仅有不少,留在卧室里的痕迹尽数丢了出来。

    只是喊了声:“我想吃刺身了。”便关上了房门。

    孙世友眨了眨眼,半响都回不过神来。

    “这都算什么事?”他心里低咕了一声,满脸的不情愿,却也只能从机舱里找到了鱼枪,下海捕鱼去了。

    面对这么一尊大神,孙世友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毕竟像这样的大神,能和他说话,已经是委实不易了。

    而若不是孙世友乃是妖身,也许说不定,这还是他的机会。

    自从朱玉香登上了游艇,孙世友的行为便收敛了许多,也不敢太过去观注岛上的动静,就怕惹起朱玉香的注意。

    朱玉香彻彻底底的化身成了游艇上的佳人。

    每日都穿着比基尼,要么在甲板上晒太阳,要么对着孙世友各种命令。

    一会想吃海鲜,一会又想吃刺身。可把孙世友忙的,上下几层甲板来回的奔波。

    更可恶的是,此女闲来无事,有事也不忘调戏一下孙世友。

    她竟然想到让孙世友给他擦防晒油,而最让孙世友牙痛的是,此女身上真有防晒油。

    要说知,莫说是朱玉香这等修为,哪怕是孙世友,在太阳底下暴晒太百十来天,也不见得会黑上分毫。

    防晒油对于炼气士来说,根本毫无半点用途。

    孙世友咬牙切齿的是,即便他是一只男猴,可第一次接触到女性,依旧让他羞臊的面红耳赤。

    偏偏朱玉香看到面红耳赤的孙世友,却觉得非常有意思,有事没事都想挑逗他一下。

    把这男猴折腾的那是身心都疲惫。

    朱玉香对于那封印,好像并不怎感兴趣,甚至都从不正眼去看瞧一下岛屿,连带着孙世友,也无法再去观注。

    游艇上的两人,好似真个是出来度假的情侣。

    帝夫等八人原本是想拉孙世友入盟。

    毕竟高手越来越多,他们的心也是越来越发的没底气。

    特别是帝夫等人,身为国外人,而来此的又多为道佛两家,这对他们是极其不友善。

    所以,能拉一个同为中华人的孙世友,把握会大上几分。

    不过,帝夫八人这种想法,也随着朱玉香登上游艇而不得不暂且搁置。

    也许别人没听说过朱玉香,可九华山出身的苦苫和尚,却是知晓朱玉香的来历。

    朱玉香,原因该是某位道门弟子,至于到底是哪一位侧没人知晓了。

    后来夺舍了一个女子,也就成了现今的朱玉香。

    朱玉香没门没派,成名却早在清朝以前。

    这也就是说,此女修行最少也得有好几百年了。

    而此女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是,自从她夺舍之后,路是越走越偏。

    专吸男子精元,不管是普通人还是道佛两人,死在她牡丹裙下的风流鬼可不在少数。

    吴光老道人骂她是左道妖女,并没有错,不止没有错,反而还是骂轻了。朱玉香简直就是魔,是一个披着左道皮囊的魔女。

    她上了孙世友的船,孙世友能存活的概率绝对不高。

    自然,八人也不敢轻意上得孙世友的游,否则怕是悔之晚矣。

    纸醉金迷是普通人无法想像奢靡,飞桥甲板位于游艇最上层,那是整艘游艇休闲娱乐的好地方。

    三百六十度环海的沙发,两侧是烧烤的吧台。

    正对着沙发是十六个音箱组成的KTV。

    “城市的夜空,想念划过指缝。是你陪着我渡过那么多寒冬。我又怎么触碰,你的熟悉笑容。最后只留给我,停摆的时钟。就当一场梦,醒来难免落空。是我不够好,没能猜透你的心情。望着繁华街中,人们聚散匆匆。也慢慢融化你,远去的背影。就忘了这座伤心的城,可过往还在隐隐作痛。谁的曾经里有谁的曾经,却独自欣赏夜的霓虹。就忘了这座伤心的城,可回忆又在蠢蠢欲动。反反复复憧憬太多剧情,拼凑的心怎能完整。”

    孙世友拿着麦克风被逼唱着歌,而朱玉香拿着高脚杯,半倚在沙发上,望着茫茫涛涛的大海,神情尽是迷离之色,眼角似乎泛着莹莹泪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