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神在星际

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 如此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旁边这位女士的行名叫鲜染。

    打扮的很是招摇,坐在解说席上也不影响观众多看她几眼。

    比起那些貌不惊人的解说,鲜染凭借着样貌就能吸引不少观众,而她的合作伙伴、也就是费雷尔德的对手伊莉斯特安同样是位女选手。

    在竞技场,同样的水平,女选手会比男选手更受欢迎。

    所以赛场上都是对伊莉斯特安的加油助威声,显得费雷尔德的支持者少的可怜。

    其中还有一部分因为他继续让风久当解说而不满。

    但不管观众们怎么闹腾,比赛都正常开场。

    费雷尔德依旧是挑战的一方,场地则由伊莉斯特安选择,是一处怪石嶙峋的乱石坡。

    地图上到处都是或大或小的石头,垒起来甚至比机甲还高。

    这样的场地比较影响视野,但比起古战场遗迹什么的肯定要好应对得多。

    此时两位选手已经登上机甲,正在备战区准备。

    “观众朋友们,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现在将要进行的是战王费雷尔德跟光速使者伊莉斯特安的机甲战!”

    鲜染的语速不快,声音带着些暗哑,仿若钩子似的拨人心弦,才一开口就得了不少观众们的狼-嚎。

    “鲜染的声音还是这么够味,光是听着我就酥了。”

    “就是她旁边的小子有点碍眼!”

    大家见风久根本不受他们影响,不管说什么喊什么都无动于衷,最后对方没咋地,倒是把自己气得够呛,也都郁闷。

    要是心理素质不好的新人解说被这么喷,当场哭出来的都有。

    “双方选手入场!”

    鲜染也自觉的掌握了主场,不过她也没忘了风久。

    他不说,就拉着他说。

    “上一场比赛冯一先生预判的对战结果,不如这次也来个预判怎么样?”

    鲜染倒是没有嘲讽的意思,就是觉得有趣,不管风久是同意还是拒绝,肯定都要说话。

    只要能多说几句,那就不错啊!

    她已经找到了解说比赛外的另一项乐趣。

    但她没想到风久一点打太极绕弯子的意识都没有,直接便道:“费雷尔德。”

    鲜染:“……”

    比赛还没开始呢,就这么信誓旦旦的判定自己一方的选手会赢,真的好吗?

    观众们反应更是激烈,在静默了一瞬后,原本都不准备再搭理他的人再次喷起了口水。

    “我靠,这么嚣张的吗?!”

    “这可是我们伊莉斯特安大人的主场,费雷尔德算什么玩意儿!”

    拜风久所赐,在开局前,现场的气氛就沸腾起来了。

    因为防御罩还没架起来,所以这些对话选手们也能听见。

    费雷尔德还愣了一下,没想到风久居然这么看好他。

    刚才那句回答真是一点迟疑都没有,完全笃定的语气,比他自己都有信心。

    伊莉斯特安可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敌手。

    对方在圣安的名气可要比栗索大多了,实力也更强,而且在实景机甲战的经验同样丰富。

    费雷尔德都有点怀疑风久是故意这么说来刺激对手的。

    ————————

    旁边这位女士的行名叫鲜染。

    打扮的很是招摇,坐在解说席上也不影响观众多看她几眼。

    比起那些貌不惊人的解说,鲜染凭借着样貌就能吸引不少观众,而她的合作伙伴、也就是费雷尔德的对手伊莉斯特安同样是位女选手。

    在竞技场,同样的水平,女选手会比男选手更受欢迎。

    所以赛场上都是对伊莉斯特安的加油助威声,显得费雷尔德的支持者少的可怜。

    其中还有一部分因为他继续让风久当解说而不满。

    但不管观众们怎么闹腾,比赛都正常开场。

    费雷尔德依旧是挑战的一方,场地则由伊莉斯特安选择,是一处怪石嶙峋的乱石坡。

    地图上到处都是或大或小的石头,垒起来甚至比机甲还高。

    这样的场地比较影响视野,但比起古战场遗迹什么的肯定要好应对得多。

    此时两位选手已经登上机甲,正在备战区准备。

    “观众朋友们,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现在将要进行的是战王费雷尔德跟光速使者伊莉斯特安的机甲战!”

    鲜染的语速不快,声音带着些暗哑,仿若钩子似的拨人心弦,才一开口就得了不少观众们的狼-嚎。

    “鲜染的声音还是这么够味,光是听着我就酥了。”

    “就是她旁边的小子有点碍眼!”

    大家见风久根本不受他们影响,不管说什么喊什么都无动于衷,最后对方没咋地,倒是把自己气得够呛,也都郁闷。

    要是心理素质不好的新人解说被这么喷,当场哭出来的都有。

    “双方选手入场!”

    鲜染也自觉的掌握了主场,不过她也没忘了风久。

    他不说,就拉着他说。

    “上一场比赛冯一先生预判的对战结果,不如这次也来个预判怎么样?”

    鲜染倒是没有嘲讽的意思,就是觉得有趣,不管风久是同意还是拒绝,肯定都要说话。

    只要能多说几句,那就不错啊!

    她已经找到了解说比赛外的另一项乐趣。

    但她没想到风久一点打太极绕弯子的意识都没有,直接便道:“费雷尔德。”

    鲜染:“……”

    比赛还没开始呢,就这么信誓旦旦的判定自己一方的选手会赢,真的好吗?

    观众们反应更是激烈,在静默了一瞬后,原本都不准备再搭理他的人再次喷起了口水。

    “我靠,这么嚣张的吗?!”

    “这可是我们伊莉斯特安大人的主场,费雷尔德算什么玩意儿!”

    拜风久所赐,在开局前,现场的气氛就沸腾起来了。

    因为防御罩还没架起来,所以这些对话选手们也能听见。

    费雷尔德还愣了一下,没想到风久居然这么看好他。

    刚才那句回答真是一点迟疑都没有,完全笃定的语气,比他自己都有信心。

    伊莉斯特安可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敌手。

    对方在圣安的名气可要比栗索大多了,实力也更强,而且在实景机甲战的经验同样丰富。

    费雷尔德都有点怀疑风久是故意这么说来刺激对手的。

    旁边这位女士的行名叫鲜染。

    打扮的很是招摇,坐在解说席上也不影响观众多看她几眼。

    比起那些貌不惊人的解说,鲜染凭借着样貌就能吸引不少观众,而她的合作伙伴、也就是费雷尔德的对手伊莉斯特安同样是位女选手。

    在竞技场,同样的水平,女选手会比男选手更受欢迎。

    所以赛场上都是对伊莉斯特安的加油助威声,显得费雷尔德的支持者少的可怜。

    其中还有一部分因为他继续让风久当解说而不满。

    但不管观众们怎么闹腾,比赛都正常开场。

    费雷尔德依旧是挑战的一方,场地则由伊莉斯特安选择,是一处怪石嶙峋的乱石坡。

    地图上到处都是或大或小的石头,垒起来甚至比机甲还高。

    这样的场地比较影响视野,但比起古战场遗迹什么的肯定要好应对得多。

    此时两位选手已经登上机甲,正在备战区准备。

    “观众朋友们,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现在将要进行的是战王费雷尔德跟光速使者伊莉斯特安的机甲战!”

    鲜染的语速不快,声音带着些暗哑,仿若钩子似的拨人心弦,才一开口就得了不少观众们的狼-嚎。

    “鲜染的声音还是这么够味,光是听着我就酥了。”

    “就是她旁边的小子有点碍眼!”

    大家见风久根本不受他们影响,不管说什么喊什么都无动于衷,最后对方没咋地,倒是把自己气得够呛,也都郁闷。

    要是心理素质不好的新人解说被这么喷,当场哭出来的都有。

    “双方选手入场!”

    鲜染也自觉的掌握了主场,不过她也没忘了风久。

    他不说,就拉着他说。

    “上一场比赛冯一先生预判的对战结果,不如这次也来个预判怎么样?”

    鲜染倒是没有嘲讽的意思,就是觉得有趣,不管风久是同意还是拒绝,肯定都要说话。

    只要能多说几句,那就不错啊!

    她已经找到了解说比赛外的另一项乐趣。

    但她没想到风久一点打太极绕弯子的意识都没有,直接便道:“费雷尔德。”

    鲜染:“……”

    比赛还没开始呢,就这么信誓旦旦的判定自己一方的选手会赢,真的好吗?

    观众们反应更是激烈,在静默了一瞬后,原本都不准备再搭理他的人再次喷起了口水。

    “我靠,这么嚣张的吗?!”

    “这可是我们伊莉斯特安大人的主场,费雷尔德算什么玩意儿!”

    拜风久所赐,在开局前,现场的气氛就沸腾起来了。

    因为防御罩还没架起来,所以这些对话选手们也能听见。

    费雷尔德还愣了一下,没想到风久居然这么看好他。

    刚才那句回答真是一点迟疑都没有,完全笃定的语气,比他自己都有信心。

    伊莉斯特安可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敌手。

    对方在圣安的名气可要比栗索大多了,实力也更强,而且在实景机甲战的经验同样丰富。

    费雷尔德都有点怀疑风久是故意这么说来刺激对手的。

    旁边这位女士的行名叫鲜染。

    打扮的很是招摇,坐在解说席上也不影响观众多看她几眼。

    比起那些貌不惊人的解说,鲜染凭借着样貌就能吸引不少观众,而她的合作伙伴、也就是费雷尔德的对手伊莉斯特安同样是位女选手。

    在竞技场,同样的水平,女选手会比男选手更受欢迎。

    所以赛场上都是对伊莉斯特安的加油助威声,显得费雷尔德的支持者少的可怜。

    其中还有一部分因为他继续让风久当解说而不满。

    但不管观众们怎么闹腾,比赛都正常开场。

    费雷尔德依旧是挑战的一方,场地则由伊莉斯特安选择,是一处怪石嶙峋的乱石坡。

    地图上到处都是或大或小的石头,垒起来甚至比机甲还高。

    这样的场地比较影响视野,但比起古战场遗迹什么的肯定要好应对得多。

    此时两位选手已经登上机甲,正在备战区准备。

    “观众朋友们,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现在将要进行的是战王费雷尔德跟光速使者伊莉斯特安的机甲战!”

    鲜染的语速不快,声音带着些暗哑,仿若钩子似的拨人心弦,才一开口就得了不少观众们的狼-嚎。

    “鲜染的声音还是这么够味,光是听着我就酥了。”

    “就是她旁边的小子有点碍眼!”

    大家见风久根本不受他们影响,不管说什么喊什么都无动于衷,最后对方没咋地,倒是把自己气得够呛,也都郁闷。

    要是心理素质不好的新人解说被这么喷,当场哭出来的都有。

    “双方选手入场!”

    鲜染也自觉的掌握了主场,不过她也没忘了风久。

    他不说,就拉着他说。

    “上一场比赛冯一先生预判的对战结果,不如这次也来个预判怎么样?”

    鲜染倒是没有嘲讽的意思,就是觉得有趣,不管风久是同意还是拒绝,肯定都要说话。

    只要能多说几句,那就不错啊!

    她已经找到了解说比赛外的另一项乐趣。

    但她没想到风久一点打太极绕弯子的意识都没有,直接便道:“费雷尔德。”

    鲜染:“……”

    比赛还没开始呢,就这么信誓旦旦的判定自己一方的选手会赢,真的好吗?

    观众们反应更是激烈,在静默了一瞬后,原本都不准备再搭理他的人再次喷起了口水。

    “我靠,这么嚣张的吗?!”

    “这可是我们伊莉斯特安大人的主场,费雷尔德算什么玩意儿!”

    拜风久所赐,在开局

    因为防御罩还没架起来,所以这些对话选手们也能听见。

    费雷尔德还愣了一下,没想到风久居然这么看好他。

    刚才那句回答真是一点迟疑都没有,完全笃定的语气,比他自己都有信心。

    伊莉斯特安可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敌手。

    对方在圣安的名气可要比栗索大多了,实力也更强,而且在实景机甲战的经验同样丰富。

    费雷尔德都有点怀疑风久是故意这么说来刺激对手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