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蜜宠娇妻不承欢秦轻予沈砚

正文 281这可是你自己亲口答应的,不准反悔(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张莲一边打自己巴掌一边声泪俱下的哭道:“妈知道错了,我对不起你大伯母,对不起你姐姐,我该死,我该死!”

    “妈!”

    秦焱拉住张莲。

    张莲哭着抬起头道:“你不能死,是我做的对不起她们母女的事情,我去给她们抵命!”

    话音落下,门口传来嘭的一声响。

    张莲和秦焱愣了一下,同时回头看过去。

    当看到昏倒在门口的秦轻予后,秦焱推开张莲狂奔过去:“姐!”

    秦焱焦急的扶起秦轻予,拍打她的脸问道:“姐,你怎么了?”

    “小予……”

    秦轻予虚弱的睁开眼,她双眸神色缥缈,如同望不到焦点一般的看着两人。

    忽然,她胸口微微一震,双手死死的揪着秦焱的衣袖,吐出一口血后昏了过去。

    “姐!!”

    秦轻予觉得自己好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

    好像从妈妈去世后,第一次睡这么安稳的觉。

    只不过,睡到后面,耳边总是有人叫她的名字,格外的烦人吵闹。

    直到吵的她忍不住睁开眼睛。

    模糊的视线里,一张满脸胡茬的憔悴面容,惊喜而又殷切的望着她。

    视线渐渐清晰,看到眼前的人是谁后,又闭上了眼。

    沈砚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而后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我去叫医生。”

    秦轻予昏睡了两天两夜,医生检查过后,确定她没什么大碍。

    尽管她已经苏醒,但始终不肯搭理身边任何一个人。

    为了让她开口说话,沈砚将赵娜娜和顾微微几人找过来轮流给她谈心,她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人人都以为秦轻予意识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但医生说她现在就是正常人的状态,之所以这样,纯属是心理原因,不想与人接触。

    秦轻予的意识确实是清醒状态,她知道沈砚每天在病房里做的事情,也知道顾微微等人跟她说的话,但她已经失去说话的欲望。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在医生的建议下,沈砚给秦轻予办理了出院手续。

    出院后,他带着秦轻予回了沈家旧宅子住。

    沈家的旧宅子是曾经秦轻予住过的地方,后来她跟沈知微离开沈家,沈老爷子也去世后,沈家旧宅就渐渐没人住了。

    沈砚让人将旧宅重新打扫了一番,东西按照他们小时候住的时候买的,原封不动的放在原位置。

    沈砚将工作的地方也都搬到了这里,严荀成了每天往来公司的搬运工。

    薄虞舒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已经不再阻拦两人的事情,甚至每个礼拜都会过来探望秦轻予一次。

    不过每次秦轻予都没有搭理过她。

    薄虞舒也是从每个礼拜过来探望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全能,做饭做家务,甚至连缝衣服做工艺品这种事情都会。

    入冬后,她这个整日严肃待人的儿子,竟然给秦轻予做了个暖手的毛茸茸袖套。

    秦轻予不肯搭理任何人,沈砚就每天变着法的做饭菜,逼着她吃饭。

    秦轻予原本被逼的狠了,会红着眼眶瞪她。到后来,被逼急后则会一口咬住他的手。

    每次薄虞舒前来探望的时候,看到儿子手腕和手背上的牙齿印记,都会心疼半天。

    寒冷的冬季过去,春节眨眼间来临。

    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秦轻予一面的秦焱,找到沈家,希望能看秦轻予一眼。

    薄虞舒和沈怀业原本都以为沈砚不会同意,没想到沈砚竟然真的同意了。

    沈家旧宅门口。

    秦焱摁了门铃,心里紧张的拎着礼品等待。

    他站在门口等待了好半天,里面的人过来开门。

    沈砚开了门,连一丝余光都没有给他,就转身进了屋。

    秦焱抿了抿唇,跟着走进去。

    屋子里被装饰的十分有过年的感觉,厅的桌子上摆满了糖果之类的东西。

    秦焱走进屋,望着忙活自己事情的沈砚问道:“我姐呢?”

    沈砚没说话,转身进了卧室。

    秦焱放下礼品,站在厅里等待。

    没一会儿,沈砚拉着一个女人走出来。

    几个月不见,秦轻予比以前稍微胖了一点,皮肤也变得更加白皙细腻,漆黑的双眸波澜不惊的望着前方,仿佛没有看到屋子里的人。

    “姐。”秦焱叫了她一声。

    秦轻予丝毫没有反应。

    沈砚拉着秦轻予在沙发上坐下,这才回头搭理秦焱。

    他指了指腕表,冷淡道:“十分钟,说完滚。”

    说完,他转身去了书房。

    秦焱慢慢走过去,在秦轻予腿边蹲下身子,握住她温热的手,淡淡笑道:“看到你过的还不错我就放心了。”

    “……”

    “姐,我很想你。”

    “……”

    秦焱眼眶渐渐泛红,他垂下眼说道:“对不起,是我们家对不起你跟大娘。”

    “我这次过来,一是为了看你过的好不好,二是为了向你道歉。”

    “你跟大伯母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十分钟后,沈砚准时从书房里走出来。

    但厅里,除了秦轻予外,早就已经没有秦焱的身影。

    这时,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走过去接通电话,薄虞舒在电话那边说道:“阿砚,带着小予回来吃年夜饭吧,都准备好了。”

    “知道了。”

    挂断电话,沈砚朝秦轻予走过去,像往常一样自问:“你弟弟跟你说了什么?”

    等他低头看向她,才发现秦轻予满脸泪水的,一动不动望着手腕上用红绳挂着转运珠手链,转运珠上面刻着平安两个小字。

    手链是刚系上去的,不用想也知道是秦焱弄的。

    沈砚抓住她的手,刚碰到手链,秦轻予就缩回了手。

    沈砚脸上攒出一抹轻笑。

    他弯腰将她拦腰抱起,低声呢喃道:“小废物还算有点用。”

    沈砚抱着她放在车上,又回屋拿了两人的羽绒服出来。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在海边停下。

    这时,薄虞舒的催促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接通电话,不等薄虞舒开口,沈砚就道:“你们先吃,我们马上回去。”

    说完,他就挂断电话。

    沈砚拿过两人的羽绒服,将秦轻予包裹的严严实实后下了车。

    海边冷风呼啸,秦轻予冻得下意识朝他身边靠。

    沈砚将她拉到海边,借着车灯的灯光捧着她得脸,迫使她对视着自己道:“这两年来,一直都是我逼迫你留在我身边,我知道你恨我,现在——”

    沈砚回头望向海边,沉沉道:“我给你一次机会,此刻开始,我们之前的婚姻不做数,约定也不作数,现在我正式向你求婚,请你嫁给我。”

    秦轻予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任何答复。

    沈砚抬手指了指身后的大海:“一会我从这里游进海里,如果你答应了我的求婚,就大声叫我的名字,如果不答应,你可以报警后,开着车自行离开,我已经立好了医嘱和留好了遗言,警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说完,他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一下,又流连忘返般的轻咬了下她得嘴唇,低声道:“小予,我爱你。”

    秦轻予僵着身子站在那,睫毛微微轻颤。

    海风吹的她发丝飞扬,衣摆紧贴身体。

    沈砚一件一件脱掉身上的衣服,直到剩下一件四角裤。

    灯光下,精壮的胸膛宽阔,紧致的小腹微微起伏,沈砚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海里,等海水漫过他的腰身后,他纵身跳进海里。

    缩在衣袖里的手指慢慢攥紧,秦轻予波澜不惊的面容渐渐皲裂。

    海浪一遍遍的拍打着沙滩,身后,新年的烟火砰砰升起绽放,沈砚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秦轻予嘴唇微微蠕动,漆黑的双眸里泛起水光,心口忽然撕心裂肺般的痛起来。

    这几年,她不知道多少次期盼过他赶紧去死了,却从来没想过她的心也会这般的痛。

    身后,嘭的一声响,巨大的烟花夺目般绽放出来。

    秦轻予的情绪也在这一刻彻底迸发出来,她拼尽全力的朝海里跑去,撕心裂肺的哭着骂道:“混蛋!说好的不逼迫我,为什么还要逼我?!”

    “沈砚,我恨你!我恨你!”秦轻予哭着顿坐在地上。

    海面除了海浪和风声,没有沈砚的身影。

    秦轻予哭的泣不成声,“你回来,我嫁给你,我答应嫁给你。”

    一双有力的双手从身后拥住她,秦轻予哽咽着愣了一下,头顶传来男人愉悦的笑声:“这可是你自己亲口答应的,不准反悔。”

    秦轻予瞳孔放大,挣扎着骂道:“骗子,你没有跳海?!”

    “跳了,你不是亲眼目睹?”

    “放开我,骗子!”

    “不放。”

    “放开……啊!”

    沈砚揽腰将她抱起,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口:“这里太冷,回车上再打架。”

    (完)

    作者的话:因为某些原因,书不得不完结,我已经尽力将留的线都填上,但结局还是很仓促,希望大家见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