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18.黄金的终焉(十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真是有够乱来的做法啊。”

    “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做什么。”

    “我们不就是这么一路乱来过来的么?”

    “靠正常方式方法根本没办法和帝国打交道嘛。”

    指挥舱内尽是乐观的吐槽,倾诉的是达观,也是无奈的事实。

    不发疯就活不下去。

    这句笑话一般的话在历史上屡见不鲜,越是末期的国家和组织,越是把这句话奉为圭臬。没有任何成功可能性的战略、疯狂的妄想、少年兵、爷爷兵、特攻……只要是能想出来的,不管是多么疯狂的事情都会实践,还会被冠以各种各样的大义。

    不管用什么名义,发疯就是发疯,乱来就是乱来,成功和失败不会改变疯狂的本质。罗兰和同伴们对自己时常依靠乱来的手段突破状况以及自己能活下来纯属侥幸都有自觉。

    如果可以,有谁愿意选择这样的战斗方式?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平静生活的话,有谁愿意去战场上当个疯子?

    因为有帝国在,有新秩序在,他们不被允许成为普通人。为了活下去,为了抗争,就算是发疯的手段也要拿来用。

    他们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

    “反正已经豁出去了,就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觉悟吧”

    计划非常简单。

    在联合舰队的掩护下与包围圈内的部队同步联动,一口气将少数精锐送进包围圈内,突入要塞深处的皇帝御座。

    这计划实在是……

    “‘反正想不出办法,莽就对了’——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和‘理性的战争’相差甚远啊。”

    “战争就是战争,战争就是地狱。理性的战争?战争从来都是疯狂的,所谓理性不过是疯狂的另一种表现罢了。反正要发疯,痛痛快快的发疯还比较好一点。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

    “‘面对危险,我们不要恐惧,要勇敢的面对’……么?”

    高尔察克少将耸耸肩,大声命令到:

    “全舰队最大战速目标,机动要塞阿.巴瓦.库”

    集中兵力做一点突破,也即是人们常说的“猪突猛进”。这种战术很简单,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莽。集中部队,靠火力和兵力在局部地段形成优势,撕开敌军阵列后一口气向纵深发展。说起来倒是很容易,实际上选择突破的地段、方向、时机,突击部队的人员武装构成等等都是很有讲究的,并非单纯靠莽。

    什么都能吞噬,任何手段都无法干涉的防线,更非靠莽可以突破的。

    罗兰必定有某种策略。

    “消灭影子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掐断光源。”

    有光的地方必有影子,光消失,影子亦消失,光亮起,影子会再次出现。

    如果那三条龙形闪光是李林力量的投影,只要掐断光源,哪怕只有一小会儿,影子也会暂时消失。

    在要塞内的李林可以视为本尊和观测点,外面的龙形闪光则是影子,那么光源就是——

    “天空中的黑色球体。”

    只要设法遮住那三处,无敌的防御系统也会暂时失效。

    问题在于,对方不会放着自己的弱点不管不顾,要如何遮挡?用什么去遮挡?

    “那个可是奇点哦,战舰、机体之类一靠近就会被吸引过去降维、粉碎,用电磁屏障什么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物质不行,能量也不行,这等于宣布实际上不可能遮蔽奇点。

    “正常条件下,这种事想也不必想。不过罗兰他们还有脑量子波框架,说不定他们还能再一次创造奇迹。”

    皇帝的笑容依然优雅,一旁随侍的维多利亚眼角一阵抽搐。

    的确,如果是那个能吸取使用者的精神转化为物理能量,不断创造奇迹的七彩磷光,或许真的能做到也说不定。

    “如果真能做到,用七彩磷光护住整个舰队直接突入要塞不是更省事,损失也更小吧。”

    维多利亚反驳到。

    与其冒着损失大量宝贵战舰的风险去执行只能持续片刻的遮蔽作战,用七彩磷光护住战舰执行突击的方案不光损失要小得多,如果能成功实施还可以让敌军因投鼠忌器陷入混乱。

    两相比较,哪边性价比更好,更具有吸引力,不言自明。

    李林和罗兰却都选择了性价比低的方案。

    也就是说,性价比高的方案有无法实行的缺陷。

    “感应力场确实有着非同寻常的性能,其特性到目前为止也还有很多尚未解开的黑箱,用于对抗‘影子’倒也无可厚非。只是那道光芒固然缥缈不定,几近虚幻,其终究因为人类的祈愿和观测而存在……没错,那道彩虹是‘存在的’。”

    根据李林的推测,七彩磷光——感应力场的本质乃是观测者进行观测和脑量子波共鸣才处于确定的量子态能量,如今借由阿赖耶识系统增幅协同,复数的意识处于高度同步状态,这是比什么都确实的协同观测,其爆发的力量远胜之前。

    也正因其为确定的量子态,即“存在”,专门吞噬存在的高次元干涉投影反而可以确实的进行侵蚀干涉。

    “侵蚀速度会稍微慢一点,却无法阻止,要靠这个执行突入作战,大概进行到三分之一就会全部被吞噬掉。相比之下,遮蔽作战风险高、损失大,可行性也很高。”

    “所以,接下来就是我的任务了,是吗?”

    “是‘你们’的。尼德霍格正在统合内层防御圈的战力,准备发生万一时执行全面防御作战,卡斯帕尔则很快就要抵达敌军旗舰。”

    “卡斯帕尔?就他一个人?靠得住吗?”

    “没问题。尽管我在他身上用了一些有点乱来的强化手段,强化效果本身没有问题。现在他的实力几乎可以和七宗罪相提并论。”

    ——为此付出的代价八成是他的寿命吧。

    维多利亚默默咽下指责,表情和内心迅速恢复到毫无波澜。

    把手下当棋子乃至弃子,为了达成目的,可以毫不留情的舍弃——这原本就是上位者的做派,不光李林如此,绝大多数权力者皆是如此。光指责李林毫无意义,也无公平可言。作为李林的帮凶,清除异己的利刃之一的维多利亚也不具备能义正言辞指责李林的资格。

    不去多想,不去多问,不去多管。

    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我的任务是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