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元始玉箓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紫云宫魔阵(求推荐,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普陀岛上众人修整一二后,便按照事先规划,进入紫云宫中。

    按照众人推算,如今紫云宫被初凤整合之后,分为天魔、神魔、秘魔、血魔、鬼魔和死魔六部。

    分别按照六合范围收获紫云宫,其中天魔部主自在天魔之法,立于紫云宫之上,勾连欲界天魔、演化重重妙相。

    死魔部位于下方,勾连阴世冥土,以白骨魔神作为核心,布下重重魔阵。

    其余神魔、秘魔、血魔、鬼魔分别位于东南西北,结合原本的万里神沙形成全新的防御体系。

    普陀山众人互相观望后,玉洞真人对着明珠、韦少少和朱元罡开口道:“天魔部为初凤三十三天根基之一,最是凶险,便交给贫道。死魔部勾连阴世,最是诡秘莫测,便交给朱梅道友。四方四部之一交给我弟子应对,其余三部便交给几位道友了。”

    众人点头称是,玉洞真人便纵身一跃,来到紫云宫外,抬手放出三个三寸圆径的宝环,这三个宝环非金非玉,上刻古篆和天风海涛、云雷龙虎之形,各具青、红、黄三色,精光外映,时幻异彩。

    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三个圆环不断旋转,其中青光升腾,在天空之中越凝越厚,逐渐形成虚蒙蒙如伞盖般的青天,黄光下沉,越沉越重,宛如大地一般。中央又有火红光焰升腾,舞出无数虚影,显出江山社稷、亭台楼阁、才子佳人、奇珍异兽,种种景物,层层叠加,宛如红尘万象一般。

    隐藏在暗处观察的元清微见状,目光微微一挑。

    这三才清宁圈乃是古仙艾真子的炼魔至宝,昔日对付元清微因果源头玉明散人的时候也是大放异彩,三个圆环分别名为天象、地灵、物神。

    据元清微所知,这三才清宁圈不仅是连山四宝之一太乙清宁扇的原型,还是峨眉派镇派大阵两仪微尘的原型之一,互相还可以组合。

    当年玉明散人就是被捆在生死晦明幻灭两仪微尘大阵当中,原本还是有机会逃脱,却不想艾真子阵中套阵,以生死、光暗、虚实互为两仪,又合为三才,以三才清宁圈作为中转,硬生生将玉明散人困死在其中。

    不过,当初玉明散人死前也是给了艾真子一记狠得,直接动用自身所剩不多的权限,污了三才清宁圈的灵性,这才让艾真子将这件至宝留下。

    现在也不知道峨眉派是怎么做到,竟然将三才清宁圈灵性修复大半,威能也是恢复了七成。

    此宝祭出之后,顿时压下了天魔部演练的大阵,端坐在紫云宫中炼法的初凤睁开眼睛。

    已经化身魔头的初凤眼中流转着乌黑如墨的魔气,隐约之间又有三十三天魔神虚影浮现,而在三十三天之上,还有这两实一虚三尊魔神。

    “来了吗?”初凤嘴角微微勾起,望向北方,那里盘踞着鬼魔部众人。

    此部修士大多是海外散修,本身精通各种水法,转修魔功之后,在此借助北方壬癸水气,化阴世幽泉之景。

    随着初凤念头落下,一轮皎洁的明月浮现在大阵之中,鬼魔部众人这是化作点点星光,点缀周围。走入其中的金须奴、二凤和秦家姐妹只觉得周围猛地变暗,而后星光摇拽,明月高悬,丝丝缕缕的星光伴随着月华垂下,众人恍如披上了一层星光法衣。

    “二妹,许久未见了!”

    初凤端坐在明月之中,手中拿着杯盏,对着二凤遥遥举杯,周围浮现出种种景象,正是昔日紫云宫中布局,同时三凤、金须奴、慧珠、冬秀以及诸多弟子门人都是出现在初凤身边。

    看着眼前一切,二凤只觉得自己又回到了昔日三姐妹一起召开宴席的场景。

    二凤心念一动,金须奴便知道不好,取出太乙清宁扇对着二凤轻轻拂过。

    柔和的清风吹过二凤的脸颊,将其从迷茫之中唤醒,而后金须奴又是对着周围轻摇手中宝扇,清圣的罡风吹拂而过,将种种幻象尽数掀开,露出下方鬼魔形象。

    “哦?”初凤有些好奇,看着金须奴笑了笑,手中摇拽,点点涟漪生出,水光不断从杯中溢出,不一会儿,星空化作汪洋。

    漫天星光照耀在海水之中,化作无数神通道法浮现,这些道法神通有深有浅,有高有低,有阴阳五行之属,也有四大虚实之妙。

    “金须奴,你一直想要拜入正道,你看看,我这里的神通如何?”

    金须奴还没有开口,秦寒萼已经忍不住嘲讽:“区区外道魔法,也敢同玄门正宗媲美?”

    说着,秦寒萼便是放出一道丈许长的青色剑光,只是轻轻一转,就分化为四道剑光,在半空中交织,将一个个代表神通道法的星光绞碎,而后四道剑光汇聚,直指初凤,剑光璀璨,令人不可逼视。

    “峨眉剑诀?”初凤生出左手,轻轻一点,剑光顿时停在身前,食指指尖被剑光划破,一点殷红流出,划过剑光。

    顿时,剑光暗淡,一道道魔纹出现在剑光表面,灭其灵气,断其灵机,使飞剑化作凡铁。

    “剑诀不差,飞剑也还可以,就是人……”

    初凤站起身子,酒杯倾斜,酒水如同一条细线洒落,一离开明月,见风就涨,落在二凤面前的时候,已经如同天河一般,联通天地,同时又有万千星光落下,搭起一条直通明月的星河长梯。

    初凤笑道:“都说了这么久了,你们就不准备上来坐一坐?”

    话音落下,半空中化作一位位妙龄女子,在四周凌空妙舞,若有若无的道韵升腾,金须奴等人身形自动变化,向着明月靠近。

    “大宫主,你这月宫虽好,却太清冷了一些啊!”金须奴说完,手中清宁扇对着地面一抚,一株月桂生长,一缕桂花香气流转于众人鼻尖,淡淡的桂香让其余三位女子隐约出现模糊的灵感越发清晰起来。

    “金师兄此言大善!这月宫如此清圣,也太寂寥了一些,且看我的手段。”秦紫玲见状,双手掐诀,若有若无的太**韵升腾,从袖中取出一根玉笛,轻轻吹奏起来。

    充斥道音的乐曲,配合金须奴幻化出来月桂,不断侵蚀着周围的环境。

    “啪!啪……”初凤轻轻拍掌相合,每一声,每一下,都好像敲打在秦紫铃的心头。

    “住手吧!初凤!”一声叹息从二凤口中传出,但声音确实明珠。

    “恩母?”对于明珠的突然出现,初凤也是颇为好奇,紫云宫中的本尊,更是起身望了望南方,那里是血魔部所在的位置,被诸多修行火法的邪修,布置了天焚地炽血魔阵。

    此阵法入目乃是一片血气,内里却蕴含无边火气,常人进去其中,立刻热血沸腾,神智错乱,若不立即进行救治,必然癫狂致死。配合万里神沙,哪怕得道仙家进入其中,也难免故此薄彼,被对方抓住机会,难逃一死。

    但此时,明珠端坐莲花之上,七品莲花下又有朵朵祥云托着,避开万里神沙的攻击,顶上庆云环绕,又有道道清光佛光升腾,三朵莲花缓缓开放,丝丝缕缕的清辉佛光垂落,宛如璎珞垂珠护持周身,漫天血气根本无从入手。

    道行则是手持降魔杵,站在明珠身边,顶上三花五气结成庆云扶持周身,脚下踩着两朵清辉缔结莲花,眼中有着一道道清辉流转,观望四方。

    “神降之法?”初凤看着二凤眉心的莲花纹路,皱眉道:“你就不怕我直接对立的真身动手?”

    “你若是真的能够动手,我也就可以死心了!初凤,听我一句劝,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收手吧!”借助二凤的身躯,明珠苦心劝说。

    而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元清微的安排。

    对于二凤,元清微是真的没有什么信心,如今初凤魔功几近大成,对二凤而言,她的一举一动都能引导其入魔,元清微自然不愿让她尝试。

    因此,他在让道行带去的七品莲花之中留下了魔改版本的神降之法,虽然比不得佛门之中以心映心,只要对方信任自己,肯向自己求救,便可跟他心念感应,同心同德,同愿同体,哪怕落入十八层地狱之中,也能一念之间,见对方救回来。

    但胜在简单,不需要自己得证解空,悟得菩提妙理,也不用担心对方突然对自己失望,而失去影响,最适合此刻的二凤。

    初凤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会直接拿明珠的肉身作为威胁。

    看出明珠不愿意退让之后,初凤也是没兴趣继续磨蹭,她先前布置种种,只是为了引导二凤心中执念,方便自己将其引入魔道。

    如今主持二凤肉身的既然是明珠,这些手段自然不拿出来丢人现眼。

    后退了半步,原本笼罩在初凤周围的柔和月光顿时变成了一片空洞,原本若有若无的太**韵也是不断扭曲,化作玄阴幽冥。

    原本神圣空灵的初凤形象也是变得鬼气森森,哪怕依旧明艳美丽,却掩盖不住深处的死亡气息。

    “恩母竟然非要阻拦于我,就让我看看你转世之后,都修出了些什么本事。”

    初凤长袖一甩,一股股比之浓墨汁还要浓郁的幽冥鬼气从她袖中飞出,而后无数冤魂沉浮哀嚎虚影一闪即逝,一只只枯瘦如柴的鬼爪,从黑气之中探出,要把明珠拉入其中。

    “礼赞元始之尊!”这是随着李思德的礼赞之法成型之后,元清微传授给自家弟子的一种特殊法门,能够借助这样的称呼,借取元始道炁的加持。

    明珠手掌摊开,一道宝光升起,在半空中化作一面五光十色的大网。

    这网名唤五雷天干网,乃是玉洞真人随身法宝之一,本身无形无质,为天地之间五行精气编制而成,后来又以雷法洗练,一经祭出,就有霹雳浮现,光润流转,甲乙木、丙丁火,戊己土等诸多精气随着雷光落下。

    边上的金须奴和秦家姐妹也是纷纷动手,太乙清宁扇以及宝相夫人千年来祭炼的十多件上乘法宝纷纷被放出,道道宝光在半空中交织,向着初凤绞杀而去。

    在初凤应对明珠等人的时候,她又是分出一点念头,寄托在一尊魔神身上,向着南方飘去。

    守护明珠的道行在初凤化身降临的瞬间,便察觉到不对,取出金斗高高祭出。

    此物乃是元清微祭炼而成,后来又是被道行进行洗练,虽非专门的防御之宝,却也有着诸多玄妙,悬浮在半空中后,颗颗稻谷落下,宛如金色砂砾,环绕道行周围,组成一个小小的阵势。

    更重要的是,防止敌人借助无形魔神偷袭。

    突然,几粒稻谷波动,道行将手中降魔杵高高祭起,表面一道道纹路绽放出金光,仙道清净之意同人道秩序之意交织,形成独特的降魔真意,随着道行舞动,立刻将几个魔神打出虚空。

    随即,道行五指一撮,点点火星从他指尖飞出,在半空中迅速膨胀,化作一小片火海,将周围覆盖,金色的稻谷被火焰点燃之后,迅速焚烧起来。

    淡淡的饭香压下了周边不断翻滚的血魔真意,让道行可以更加便捷的找到偷袭之人,最终同初凤化身对上。

    同一时间,另外两处魔阵之中,朱元罡和韦少少也是分别对上了初凤的化身。

    其中朱元罡在离开元清微的这十几年来,浑厚的福泽再次发挥作用,明明呆在家中修行,却经常会感应到自家机缘出世。

    去找了几次,便积累下了丰厚的家底,可以说,要不是这家伙心中还记着元清微当初无意中透露出前辈留下法宝的用意,这家伙恐怕要被各种法宝武装到牙齿。

    所以,在朱元罡面前,任凭神魔部众人如何变幻神通,再或者初凤如何施展魔法,都经不起朱元罡的狂轰滥炸。此刻的朱元罡很有没有什么是一件法宝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拿出十件的架势,看的坐拥紫云宫的初凤,以及边上的一些天仙境修士也是目瞪口呆。

    而比起朱元罡的炫富,韦少少就显得中规中矩许多,展露出纯粹剑修的能耐,无论秘魔部众神通如何诡异,魔法如何神妙,他都是来来往往一剑纵横。

    ‘这小家伙不错!’极乐童子看着韦少少越砍越顺手的剑光,有些满意,对一元祖师道:‘话说,我记得你昆仑弟子不少,养得起他?也不怕被他吃垮了?’

    一元祖师闻言,颇为不悦道:“我昆仑不敢说家大业大,但养一个剑仙,还是绰绰有余的。”

    边上的元清微闻言,不由也是关注起韦少少,这一关注才诧异的发现他竟然转修了剑仙之道。

    说起剑仙之道,可不是蜀山常见的剑侠、剑仙,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蜀山的剑仙几乎全是拿着一柄剑形法宝的修士。

    最典型的就是齐漱溟和混元祖师的金光烈火剑和五毒仙剑。

    这两柄神剑的核心从来不是剑,而是其中正气概念以及五毒概念,说白了对于齐漱溟和混元祖师而言,只要这两个概念不失,那么外形完全不重要,不喜欢的话也可以换成如意,宝珠一流、甚至宝塔、瓶子、葫芦也可以,完全不影响这两件法宝的威能。

    但飞剑不一样,飞剑的核心在于剑,哪怕其中蕴含法理,也是源自于剑道的法力。同样的道理,极乐童子和一元祖师口中的剑仙同一般概念上的剑仙也就完全不一样,指的是那种专精于剑道,一切一剑道为主的修士。

    同普通修士最典型的区别在于体内运转的不是在是单纯的先天一气,而是经过锤炼的剑气。

    这类修士通常战力无双,但也是真的费钱。

    毕竟剑气比起先天一气虽然在战斗上有着绝对优势,但对于肉身滋养,真的没有什么好处,甚至早期还需要各种天材地宝温养身体。

    加上后面修行,更是需要海量的资源填充。因此,任何一个剑仙,其实都是一只吞金巨兽,绝非一般势力能够供养,所以元清微是真的没有料到韦少少会在昆仑峨眉争夺气数的时候,选择转修剑仙之道。

    日常求推荐,订阅,收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