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留里克的崛起

第212章 卡洛塔、艾尔拉的逃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佛德根看似爽快的给了定金,他回到自己的营地,心情并不好。

    那三头老牛在路上就被宰食,难民们分食剩下的肉块。

    唯有他的精锐部下了,佛德根掏钱给他们在耶尔马伦的集市采购了一批美食,甚至还有二十多橡木桶的麦酒。

    想不到返程之路还能特别麻烦!

    痛失四磅银币的他,只能寄希望于在这群难民身上捞取最大的利润,弥补自己的损失。

    他已经想好了,完全沦为为孤儿的那几十个孩子,既然古尔德那个老家伙愿意做一个好人,孤儿尽数交给他。就是这个费用嘛。考虑到自己仅仅支付运费被坑了四磅银子,再加上路上的粮食损耗,所有的钱都得有古尔德报销!

    心情不快也许只能靠喝酒来弥补。

    入夜了,远处是格兰人的营地,那里篝火一片。

    自己这里也有十多摊篝火,那些难民们吃了些肉,现在靠着火横七竖八睡着了。

    面对着篝火,佛德根和自己的几名忠心耿耿的佣兵坐在一切。所谓忠心,当然都是金钱收买的,而今,他更是要用优质的麦酒款待大家。

    当麦酒入了口,辛辣的口感顿时让佛德根意识到,这是好酒。

    “真是捡到宝贝了!想不到耶尔马伦人的精酿水平这么高了?!”

    他痛饮一木杯,那些部下亦是高高兴兴一饮而尽。

    唯有这个,让他的精神舒缓了许多。

    佛德根这就招呼起闷头啃肉的两个女孩。

    “卡洛塔!艾尔拉!到我身边来!”

    无奈,发觉时机部队的两人只好不情愿的凑到这个老家伙身边。

    佛德根抚摸两人扎起的辫子,还扣扣她们的银子发卡。他估计的,两个孩子的身份绝不是牧羊女那么简单,就是现在,她们过去的以往还重要吗?

    佛德根觉得自己像是抚摸两只小森林猫,看来她们是真的认同了自己的命运,现在变得无比温顺。

    佛德根举起空酒杯,粗鲁地交给最小的艾尔拉。

    “看到那个木桶了吗?给我倒酒。”

    艾尔拉,她很不喜欢被这么粗鲁的使唤。她看了一眼姐姐,只好勉强暂且挣脱佛德根的怀抱。

    精酿的麦酒虽是干红葡萄酒的水平,不过佛德根手里的橡木杯,足够装下接近五百毫升的量。

    他们从耶尔马伦人手里买得的好酒皆装在被箍桶匠精心制作的橡木桶,唯有一个倒酒的出口被一个木块狠狠塞着。

    它的酒精量已经达到深度发酵的极限,忍耐这份过分的酒香,对艾尔拉实在是一个挑战。

    也是因为这份酒气,机灵的姐姐卡洛塔自觉终于找到了逃亡的契机。

    艾尔拉好不容易给手里的木杯倒满,在篝火旁一群佣兵的起哄下,她晃晃悠悠将杯中递给自己的主人。

    主人?

    对!

    现在的卡洛塔,就如一只小猫一般,故意磨蹭佛德根这个老家伙的胸口。

    本就因喝酒兴奋的佛德根更是精神大爽。

    他接过酒杯,先是凶猛的喝上一口,溅出的酒水滴在卡洛塔头上不少。

    “真是好酒了,我只是有些可惜,你们两个还是太小了。”

    卡洛塔听得这番话,双手干脆抚着佛德根的胸口,轻轻揪他的头发,连带着脑袋都贴了上去。

    妹妹艾尔拉吓了一跳,她本就对侍奉充满了戒备,想不到意志一直很坚定的姐姐,已经……

    卡洛塔想方设法摆出媚相,“大人,我们确实太小了。几年之后,我们会好好侍奉你。”

    佛德根的脑袋嗡的一下,一种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幸福感,充斥了他的头脑。

    他不着急继续喝,而是将酒杯递给身旁的女孩。

    “这是好酒,喝吧,我的卡洛塔。嗯……我的女人。”

    看着这个老家伙满脸通红的笑脸,卡洛塔觉得自己仍需再接再厉。老家伙必须喝掉更多的酒,直到喝不下的那一刻。

    但是看看这杯被老家伙嘬过的酒,不说有一种天然的恶心感,就是这过分的酒气,卡洛塔只能勉强忍耐。

    见她犹豫,佛德根继续催促:“给我喝呀,我的好东西都会给你,你可不能不领情。”

    咬了咬牙,女孩双手捧起酒杯,闭眼灌了自己一口。

    是苦涩外带一丝古怪的辛辣,就这破东西,男人们还喜欢喝?

    卡洛塔想起了已经死去的爷爷、死去的父亲,所有死去的亲人。他们都是喜欢的喝酒的,果然,也只有男人会喜欢这东西。

    她想把就咽下肚,奈何自己的嗓子已经不受脑子控制。

    突然间,卡洛塔将一嘴的酒喷了一地,闹的围观的佣兵哈哈大笑。

    佛德根也扯着嗓子笑出来,继续用酒杯盯着女孩的脸:“觉得不好喝?你一定要给我喝一口。否则,我应该惩罚你。”

    抿了抿嘴,苦涩的感觉闹的卡洛塔很无趣。无奈自己总不能在关键时刻敬酒不吃吃罚酒,为了逃亡大计,就是腐烂的酸水,今天自己也得灌一口。

    卡洛塔终究喝了一口,由不得品味那恼人的苦涩与辛辣,她猛地抬起头,艰难的摆出笑脸:“大人,我已经喝了,你也要喝哦。”

    “好啊!你可真是我的金丝雀,已经会侍奉男人喝酒了。”

    说罢,佛德根真是一饮而尽,罢了还感叹一个:“想你几天前还是那么的固执,竟不知道我是真心待你们两个。”

    “哦,大人,请饶恕我们的固执。”

    “好的,我饶恕你们。”说罢,佛德根的酒杯又扔给了艾尔拉。

    见状,卡洛塔立刻招呼妹妹:“艾尔拉,快给大人倒酒。”

    今天的姐姐变得非常奇怪,既然是姐姐的要求,艾尔拉只好照做。

    她们顺从的模样仿佛就是发自内心的,佛德根结果酒杯,又一口气将麦酒灌进自己已经鼓鼓的肚囊。

    佛德根又连喝三大杯,他深深打了一记饱嗝后显然仍没有喝过瘾。他将酒杯再次扔给艾尔拉,这一回,女孩只好唯唯诺诺说酒桶空了。

    “空了?”脑袋已经有些迷糊的佛德根,招呼自己一样迷迷糊糊的部下,再搬来一个新酒桶来。

    艾尔拉奋力扒开新桶的木塞,强烈的酒气直接喷出来。女孩下意识掩住口鼻,艰难的再给续上杯子。

    此刻卡洛塔突然严肃的说教妹妹:“快把酒拿过来!没看我们的主人还没喝够!”

    变得笨拙的佛德根揪住卡洛塔的金色发辫:“卡洛塔,不要这么说你的妹妹。”

    “大人,我们……只想好好侍奉你。”

    “是吗?!”佛德根明显上了头,他脑子实际很兴奋,就是浑身仿佛不听使唤。他非常粗鲁的抓住卡洛塔的脖子,吓得女孩以为自己要被这个男人掐死,结果当然不是这样。

    当卡洛塔嗅到那杯酒强劲的酒气,她就知道此物的强大威力。越是好酒才越是辛辣,也就更加难喝。她就是怎么想的,也知道这样的酒更容易把一个强壮的战士弄得昏死过去的一滩肉。

    “看来你们……是聪明的姑娘。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妻子,卡洛塔……卡洛塔,你其实什么都懂……可能你已经恨不得换种方法侍奉我。一切都不到时候,你们都是漂亮的……我要你们给我生两个漂亮的儿子。你……你腿上有伤!等我们回去,我会请来最好的巫医,给你治好。”说罢,佛德根可算松开手。

    卡洛塔捂着脖子使劲咳嗽两下,亲自端着酒杯递给手脚不利索的佛德根,杯子直接贴着到了胡须,面带微笑看着虎视眈眈然一张红脸的佛德根。

    “大人,继续喝吧。”

    “好!我们喝!兄弟们,今天我很高兴,所有人都要喝醉!庆祝……庆祝我们到了安全的耶尔马伦!庆祝我……收服了两个妻子。”

    但是佣兵们觉得金主在开玩笑,别的商人都是找些年轻的女人领回去,想不到自己的金主还想把自己的女人从小培养。终究金主就是金主,今天的金主心情好,可是花钱买了快一牛车的精酿麦酒!

    金主买这么多酒客不是打算运到梅拉伦集市卖掉,瞧着阵势明明就是大家开怀痛饮。

    是啊,谁能想到耶尔马伦人的手里还有这么好的酒,今天也是金主请客。

    那还有什么顾虑呢?

    佛德根的整个商队都在开怀痛饮,而这恰恰就是卡洛塔希望看到的。

    最后,佛德根带着仅存的意识,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一些佣兵也回到自己的帐篷,另有不少人,以一种非常扭曲的姿势躺在篝火边,甚至有人手里还抓着牛肉,就呼呼大睡了。

    夜已经深了,帐篷里的佛德根裹着一张羊皮毯子呼呼大睡。他的身体里不知灌了多少酒精,终归他现在的状况就是宿醉。

    和他完全不同,姐姐喝了点酒精神反而精神不少,妹妹则是滴酒未进。

    姐姐卡洛塔一直保持着清醒,妹妹艾尔拉依偎在姐姐身边已经睡着了。

    三人同在一个帐篷内,估计是因为自己的谄媚完全换取了佛德根的注意,佛德根和他的人毫无防备。

    姐姐时刻保持清醒,有些昏沉的时候就触碰自己的伤口,终于挨到了她需要的时机。

    卡洛塔轻轻晃醒妹妹:“亲爱的,时机到了。我们准备跑。”

    艾尔拉弱气的嘟囔:“姐姐,我还以为你认同那个男人了。”

    “傻姑娘,那是欺骗。现在我们可以逃走了,注意,瞧瞧的走。”

    于是乎,两个孩子轻轻钻出舒服的皮革睡窝,他们没有穿靴子,而是将自己有些破损的皮靴拎在手里。她们打着赤足走在满是沙石的草地,不但溜出了帐篷,也溜到篝火处。

    她们捡拾了一些吃剩下的牛肉块和吃剩下了的麦饼,塞进自己找到的一个麻布口袋里,消失在了篝火找不到的地方。

    这一宿,因为集体宿醉,没有人注意到两个孩子的失踪。

    对于佛德根和他的人,倘若又一伙儿盗匪趁夜色偷袭,他的人与财物必然尽数损失殆尽。或许他应该庆幸,只是两个小奴仆的逃亡,而不是自己的脑袋被盗匪砍下来。

    天终于亮了,脑袋非常昏沉的佛德根,他在太阳升出很久后才因为腹胀苏醒。他想要出去小解,待其爬起来后才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某些宝贝。

    “卡洛塔!艾尔拉!”

    佛德根瞪大眼睛看着被翻开的皮睡窝,还有两个女孩消失的皮靴。

    他的胡须在颤抖,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使劲拽了一把胡子,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睡醒了。

    “卡洛塔!艾尔拉!你们在哪儿?!”

    着急的他猛然站起来,然脑袋的剧痛又迫使他干脆坐下来。

    他匆忙披上自己的皮衣,顾不得穿靴子,打着赤足就走出帐篷,结果不但撞到了自己的佣兵,还有另一些人。

    有五个外来的高壮的男人,他们的脑袋上都顶着插了羽毛的狐皮帽。毕竟大家都是商人,哪怕是贩运洋葱的商人也是商人。是商人,就得注重自己的外表。如今,商人们乃至尊贵的部族首领,都需要名贵的皮革以及漂亮羽毛装饰自己。

    来者都是佛德根临时的商业伙伴,此行来,五个家伙的唯一目的,就是催促佛德根该起航了。

    一名年纪较大的男人,他顾不得佛德根明显的焦急态度走上前:“我的朋友,就如昨日的约定,我们现在该起航了。”

    然而,佛德根直接拉来自己的佣兵队长,匆忙的问:“见到那两个小孩了吗?”

    “大人?她们不是一直在你的帐篷里吗?”

    “呸!她们不见了。对了,是不是她们出来上厕所了?”说着佛德根左看右看,吩咐下属:“你们赶紧去曹东看看,把那两个孩子找到给我带回来。”

    佣兵很是不懂金主的话,无奈金主是这样的命令,他们只得照办,即便大家都没见到有任何人从帐篷里出来。

    船队的商人们见得佛德根居然对自己一行如此之怠慢,那老者直接把老脸凑了过去:“现在让我们谈谈正事吧!佛德根,我们现在必须走。”

    “是!我知道,可是……”越是着急,佛德根的脑袋就越痛。

    因为耶尔马伦人即便懂得精酿,即便酒精度数高了,这里面还混着不少甲醇等杂质,喝得太多头疼是必然的。

    佣兵们找了一下,甚至还到难民里竭力甄别,结果什么都没发现。

    “该死,她们可能是逃了吧!?”

    船队商人们更加愤怒了,他们觉得自己被戏耍了一番。

    那老者终于精神爆发,破口大骂:“佛德根,你在诓骗我们吗?你是一个混蛋!”

    “你!”被人骂了一番,佛德根脑袋疼是疼,思绪可算是回到了今日的正事。“你居然敢骂我。”

    “佛德根,梅拉伦的佛德根!我们都是同行,你知道同行的规矩。我告诉你,我们现在出发,明天就会抵达梅拉伦集市。如果你错过了今天,我们就不走了。还有你支付的定金,也休想拿走。你知道规矩。”

    规矩,佛德根太知道规矩了。

    毕竟人家本职是贩卖洋葱和麦子的纯粹的农业商人,他们和耶尔马伦人也有商业上的协议,在收获季即将到来的时候,他若是不能按日期办事,商业机会怕是长久的被同行占有。

    干运输船的活计本就是兼职,要不是佛德根给的钱非常多,他们并不乐意干。

    陷入两难境地的佛德根估计到两个孩子是跑路了,想到这儿,他愈发觉得昨夜的卡洛塔反应何止是反常。

    “卡洛塔,你是一个小贱人!你居然带着你每门跑了!你跑了,那是自寻死路!枉费我的爱心。”

    佣兵即刻问:“大人,还找吗?”

    “找?找什么找?!那是两个找死的小孩,她们不想得到幸福,我又何必再强求她们!唉,至少我还是捞到了两个小宝贝。”至此,佛德根只能自我安慰一下,他昧下了女孩手里的高级琥珀,经济上的收益实则不错。

    佛德根开始拔营,又憋着一股气口头上给同行的苦等道歉。他还有些自责,也许自己从一开始就该给她俩上一个脚镣,只有将她们带回去她们才死心。

    可话也说回来了,都是奥斯塔拉人,为什么别的难民仅仅给了点肉吃,就变得极度的恭敬?

    所有人都在想着湖边走,那里就是靠岸的一支船队。

    临近岸边,佛德根监督自己控制的难民上船,这里,所有的小孩将安置在同一艘大型商船里。

    在那之前,不死心的他亲自甄别了一番难民,可惜,这里的小孩里没有卡洛塔和艾尔拉的身影。

    他仰天狂吠:“卡洛塔!艾尔拉!你们两个小贱人跑到哪里了?!”

    这时,一个机灵的女人斗胆说:“大人,我知道这两个人。”

    “你知道?!”佛德根一看看中说话的女人,如同抓住了一丝希望,急匆匆走去。“快说,她们在哪?!”

    女人吓了一跳,勉强说:“她们是我们部族首领的孩子,那两个女孩已经死了。”

    “死了?胡说!”

    “大人,我们不敢胡说。她们真的是首领的孩子,首领一家都去战斗了,所有人都死了。”

    “嗯?”事情突然变得离奇,“卡洛塔?艾尔拉?首领的孩子?你们部族有多少个叫这样名字的女孩?”

    女人立刻回答:“大人,谁敢给自己的孩子,取一个和首领孩子一样的名字?我们都不敢。还有谁,敢用艾尔女神的名号给自己的女儿命名?只有高贵的人!”

    “你……难道这几天陪伴我的是鬼魂?嗯?啊!不对!”一瞬间,佛德根开窍了!

    他低下头,暗暗嘟囔:“我就说,你们怎么会是牧羊女。你们居然是奥斯塔拉首领的孩子。卡洛塔,你身上有傲气,你也很有心机,居然懂得欺骗。你们逃吧!逃吧!耶尔马伦人不见得有我这么仁慈,你们两个做了别的人的奴隶,那就是活该!被狼吃掉也是活该!”

    说实话,佛德根获悉的新情况完全是晴空霹雳,他甚至有点后排,也清醒自己失去了她们。

    倘若自己真的有了这样的两个妻妾,别的部族首领知道此事,自己是否会遇到生命威胁呢?

    毕竟,各部族首领的女儿,可能根本不是按照十二岁订婚约的传统,可能一个女儿自生下来就有婚约。

    谁能想到奥斯塔拉首领的女孩就没有死呢?!

    虽说佛德根估计到两个女孩有可能钻进耶尔马伦人的社区,倘若自己乐意,完全可以出钱令自己的佣兵去找,找到她们的可能性实则蛮大的。他甚至觉得饿,两个女孩会因为自己的身份,最后得到耶尔马伦人首领的庇护,成为其养女也说不定。

    现在的情况是,也许失去她们才没有安全隐患。

    僭越之事,商人们还是不要触碰。否则鬼知道女孩潜在的未婚夫的部族,会带着怎有的怒火来讨伐。

    他琢磨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日子堪称魔幻,昨日哪怕是被违心的侍奉,那也是奥斯塔拉首领的女孩在侍奉,真是梦幻的经历。

    一切都该结束了,现在还是回家好好休养为妙。之后,再把手里的难民,尽数卖给古尔德。

    佛德根,他觉得奥斯塔拉人有毒,自己已经受够了神奇的他们。皮革工人?算了吧!招募工人还是招募些本分老实的,他甚至觉得自己手头的这群难民,都是一群骗子,是上了岸就会逃跑的家伙。

    这一次佛德根警惕起来了,他令佣兵给所有难民捆住手,还打上绳结套住所有人的脖子,这就是预防逃命。

    佛德根坐上了船,船队载着满登登的人、大量的货物,甚至是拉货的木车和牛,向着离开这座湖泊的出口而去。

    目标,梅拉伦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