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何日请长缨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这家伙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家伙疯了,这是打算跟大家不死不休了。”

    夏梁市一家小餐馆的包间里,邵伟元满脸怒色地向唐子风说道。

    唐子风说自己在夏梁还有一些客户要走动,其实只是一句托词,他的真正目的是要找一些夏一机的人聊聊,探探夏一机的底。

    高锦盛多少也能猜出唐子风的用意,所以他一开始表示要给唐子风配一辆车,随后又收回了这个好意,因为这样做显得自己在监督唐子风,唐子风肯定也是不能接受的。

    唐子风在宾馆住下后,便给邵伟元打了电话,约他在方便的时候见个面。邵伟元与唐子风约了这样一家偏僻的小馆子,下班之后还假意地先回了一趟家,然后才出门来赴约。这一路上,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前后左右,生怕高锦盛派人盯他的梢。

    “唐总,你是不知道,这个高锦盛,绝对是小人得志。收购了我们夏一机之后,他把财务、人事这几个部门都换上了自己的人,把公司管得像个铁桶一样。也就是他不熟悉国内的机床行业,所以还留着我当这个总经理。我琢磨着,过不了多久,我这个总经理也得被他拿掉,回家抱孙子去。”

    邵伟元嘟嘟哝哝的,恨不得把这两三年受的气都向唐子风吐出来。他知道唐子风此行的来意,也能猜出唐子风与高锦盛谈得不愉快,这样一来,唐子风与他就是同一条战线里的人了,他尽可向唐子风大发牢骚。

    “我今天和他谈了一次,我想劝他从大局出发,不要搞这种价格战。但他拒绝了。”唐子风说。

    “岂止是拒绝。”邵伟元说,“唐总你可能不知道吧,就在你走后没几分钟,高锦盛就把我叫上去了,通知我过两个星期就把我们厂的几种车床价格再降5%。我琢磨着,这应该就是做给唐总你看的。”

    唐子风微微一笑,说:“是不是做给我看的,倒不重要。关键是,邵总,你们的车床价格已经很低了,我让我们集团运营部的人算过,你们的车床现在应当已经是在赔钱销售了吧?如果价格再降5%,可就是绝对的赔本赚吆喝了。”

    “可不是吗!”邵伟元说,“你们算的一点也没错,我们现在的车床就已经是赔钱销售了,价格再降,只能是赔得更多。”

    “那你们的资金能撑得下去吗?”

    “高锦盛说了,他会从集团再调5000万过来,就是补贴这个亏空的。”

    “有种!”唐子风都忍不住想给高锦盛点个赞了,从集团调钱过来打价格战,这个决心可是够大的。锦盛集团在井南有几个房地产项目,收益很不错,高锦盛要调5000万资金过来,也不算什么难事。

    夏一机的机床是赔本销售,但每台机床亏损的额度不算特别大,有5000万补贴着,足够夏一机撑上一段了。

    箐北机床厂、前堰第一机床厂这两家直接受到影响的企业,面对这种价格战,也只能选择降价保市场。它们背后没有一个房地产公司给它们输血,在亏本销售的情况下,能够支撑的时间就非常有限了。高锦盛的目的,就是用这种方式,把这两个竞争对手拖垮,达到独占机床市场的目的。

    高锦盛此前并没有流露要发起新一轮价格战的意思,与唐子风谈过之后,马上就做出了决定,这应当不是一个巧合。唐子风想,或许是自己对他的威胁发挥了一点作用,高锦盛也担心会有更高级别的部门来找他谈话,于是加快了步骤,想抢在国家动手干预之前,造成一个既成事实。

    “你们公司里的职工,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唐子风问。

    邵伟元说:“职工能有什么看法,这种销售上的事情,他们原本也不懂。也就是我们几个公司领导私下里聊天,说这种做法是损人不利己,把整个市场的价格都压下去了,再想涨回来就难了。现在公司是靠集团输血来撑着,万一哪一天集团不给输血了,公司一下子就垮台了。”

    唐子风说:“这倒不至于。高锦盛的打算是,等到把箐机、前一机这几家都挤垮了,市场就是你们一家说了算了,到时候再把价格涨回来,说不定赚得更多呢。”

    “他想得美。”邵伟元不屑地说,“箐机、前一机哪有那么容易被挤垮。箐机的老赵前几天给我打电话了,直接撂了一句话,说是奉陪到底。他说大不了把公司里更新设备、技术研发的投入都停了,砸锅卖铁,就算最后撑不下去,也得把我们耗掉一层皮。”

    唐子风说:“这也是我今天向高锦盛说过的。我说像我们临机集团旗下的滕机、临一机,除了机床就干不了别的。即使是明显亏本,也只能硬着头皮做,直到撑不下去为止。然后你们那位高总就他喜欢赌,大不了也就是赔上几千万,他赔得起。”

    “他放屁!”邵伟元曝了粗口,“他是赔得起,可我们赔得起吗?到时候他玩不下去了,拍屁股走人,我们夏一机和箐机、前一机都只剩一口气,这个损失算谁的?”

    “邵总,你觉得,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够制止他这样胡闹?”唐子风问。

    “没办法,除非国家出一个政策,不许他这样做。”

    “专门为他出一个政策,他的脸好像没那么大。”

    “倒不一定非要有明文规定,只要有上头的领导说句话,我想他也不敢这样闹下去吧?说到底,他不就是一个农民企业家吗,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唐子风冷笑道:“正因为他是个农民企业家,所以他的胆子才大得很。我跟他说,国家不可能允许他这样肆意破坏机床产业,他说只要他不犯法,国家就管不了他。”

    “国家管不了他?哈,他真把自己当成啥人了?”邵伟元差点笑喷了。

    他在国企当了十几年领导,平时在工人面前,或者在夏梁市的那些政府部门面前,他是可以耍耍霸道的,但要说和国家政策对着干,他可没这个胆量。现在听说高锦盛居然不在乎国家,邵伟元本能地就想到高锦盛肯定是要倒霉了,于是便忍不住想笑。

    “邵总,我问你一句,如果锦盛集团有个好歹,夏一机这边,你们能不能稳得住?”唐子风压低了声音,对邵伟元问道。

    邵伟元心中一凛,反问道:“怎么,唐总,国家真的要对锦盛集团动手?”

    “这算是一个可选项吧。”唐子风含糊其辞。

    邵伟元也是聪明人,当然听得懂唐子风的意思。他想了一下,说道:“这件事,可能需要和夏梁市政府那边打个招呼,另外就是要请银行做点准备。锦盛集团如果出了事,我估计高锦盛会马上把夏一机这边的资金全部抽走,到时候我们连给职工发工资的钱都拿不出来,就有可能要出事了。

    “如果银行能够搭把手,支持我们一两个月,我们差不多就能够把生产恢复起来,到时候问题就不大了。”

    “我明白了。”唐子风点了点头,接着又叮嘱道:“邵总,你也是行业里的老人了,应当能够看出来,现在这种情形,国家是不可能不管的。谢局长,许老,还有周会长,他们都已经发了话,说必须解决夏一机的问题。

    “至于下一步由谁采取行动,如何行动,我现在也不清楚,但结果应当是可以预计的。你从现在开始,就联络一下公司里的一些老同志,让大家做好应变的准备。

    “到时候,如果高锦盛只是抽走公司里的资金,也就由他去。但如果他要破坏公司的生产,比如变卖公司设备之类,你们务必要阻止他。

    “夏一机也是咱们国家重要的装备企业,是几代人的心血,不能毁在这个熊孩子手里。”

    邵伟元把胸脯拍得山响,向唐子风保证道:“唐总你放心吧,我老邵拼出这条命,也得替许老、谢局长他们把夏一机保护好。”

    “那好,等到事情结束,我会在谢局长和许老面前,替你请功的。”唐子风说道。

    他明白邵伟元这番表现的目的,如果高锦盛被赶跑了,夏一机必然面临再次改制,邵伟元需要做出一些积极的表现,以便在下一轮改制中能够继续得到重用。

    与邵伟元能聊的,也就这些了。唐子风倒不担心邵伟元会去向高锦盛告密,如果他真的去告密,反而相当于替唐子风又威胁了高锦盛一次,没准还真能起到一点吓阻的作用。

    在与高锦盛谈过之后,唐子风就知道夏一机的这件事已经不可能和平解决了,要么是坐视高锦盛把整个行业搅黄,要么就是采取断然行动,对高锦盛给予迎头痛击,让他不得不收回自己的爪子。

    唐子风相信,许昭坚、谢天成这些人应当是会选择后者的,因为国家经不起整个机床行业瘫痪的损失。

    至于说如何才能对高锦盛形成打击,唐子风必须等回去向几位领导请示之后,才能确定。

    在夏梁又呆了一天,私下约见了夏一机的另外几位干部之后,唐子风乘飞机返回了京城,去向周衡复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